林一峰:威士忌,獨立音樂,霍格沃茨?

2017-01-09 11:14:07林一峰

p27526473_副本.jpg


Kidult沒有褒貶,只是一個標簽;這個標簽,很容易跟消費扯上關系。在大城市懂得享受生活,不多不少會跟錢有關;我特別記得很多年前的廣告詞,意思大概是:花得起,不比懂得花。開一瓶陳年威士忌一飲而盡,最多是土豪,懂得花錢的,會知道那瓶酒的出處,譬如為什么來自蘇格蘭Islay的Single Malt會帶有某種特有土壤的味道,那就算是Kidult嗎?當然不。如果因為喜歡那個東西,而千里迢迢跑到老遠去看看氣候、土壤、人民生活跟酒的關系的,才有機會是Kidult:關鍵是,你愿不愿意去了解事情背后跟拿取(Consume)之外的意義?

 

生在大城市,我們被教育,被灌輸的消費文化已經深入每個生活細節,很多時候面對生存,工作壓力身不由己;有時候,透透氣的空間頂多是一個旅行,在每個角落拍拍照,匆匆忙忙的消費,根本沒時間去放空放松;沒有時間出去走走,就吃一餐好的吧,每一頓飯都是相機先吃;購一個物,美一個白,所有東西拍下來,有證有據,拿取-Consume,就是我們的消費文化,有實質東西拿在手上的量化理想,起碼見證了我們為自己努力的成果;只是,如果Kidult只需要懂得花錢這么簡單,就會養成一大堆Playboy跟Gossip Girl,大家只看到別人穿什么吃什么,聞到名牌襯衣底下的香水值多少錢,那頂多是奄尖消費者(Consumer),不是Kidult。

 

看看一個人會怎樣花錢,會略略知道他/她的價值觀;知道一個人的音樂取向,會了解得會更清楚。通往靈魂之窗的音樂,會告訴你很多;看看那個人怎樣對待音樂,可以看穿很多,知道更多:他/她是不是真正的Kidult。除了買一套音響系統,幾張黑膠唱片,聽音樂沒有證據;然而你可以問一個人:聽一首歌的得著是什么?那張唱片背后的意義是什么?你愿意花多少錢在不可以量化品味的數字音樂上?懂得冷靜回答你的,起碼可以放心先交個朋友再說。

 

音樂的價值范圍可以很廣,問一個人對于一首歌的想法則比較容易。對一個普通成人來說,一首歌的價值何在?可以完全沒有,對一個Kidult來說,就可以很大,因為Kidult看到照片以外的風景,聽到信用卡咔嚓聲以外的音樂,喜歡支持自己相信的價值,愿意了解事情背后的意義,珍惜有錢也買不到的感情。

 

有時候,我們聽到一首歌,不知為什么就是很到位;哈利波特上的魔法學校霍格沃茨里,校長在一個迎新會聽完合唱團演唱后感概說:沒有魔法比得上音樂。在得到娛樂之外,那首歌好像替我們找到了一扇窗,一些心里想了很久卻沒辦法言喻的心事,竟然有人在歌曲里替你說了出來,那感覺就好像經歷魔術一樣,Kidult追求的,就是那一刻。而表演者,創作人要的,就是你感受到什么后眼睛發亮的那一刻,所以我敢說,好的創作人跟表演者,都是Kidult。

 

偶爾我會聽到一些故事:有朋友因為聽到鏡子說、The Best Is Yet To Come、給最開心的人,在最失意的時候咬緊牙關重新振作;有朋友因為向著陽光、離開是為了回來,放下一切去了一個旅行,繼而身心過得更自在;有朋友因為冷熱之間,鼓起勇氣向心愛的人表白,得到生命里一起同行的另一半,或者能對得起自己的說:起碼我真的試過;更多我永遠不會知道的故事,一直流傳著,而有更多更多的音樂人創作人,比我更懂得怎樣為大家的生命找一個透氣窗口,一道逃生門,為大家的生命提供一段段獨一無二的Soundtrack。我想,真正喜歡音樂,渡過了迷偶像,抄歌詞,或是喜歡標榜自己特別的階段的成人,都會有以上同感,畢竟音樂都透露了我們的靈魂狀態,而音樂人的內心就更加無所遁形。


 p27526475_副本.jpg


因為有點不甘心,有點玩心,種種原因我選擇了做獨立音樂,替其他單位搞音樂會,與友人成立專為音樂而設的眾籌網站音樂蜂等等:由版權認識到處理,幕后創作制作到幕前演出,網上收費站的建立運作,到法律對買賣雙方的保障,巨細無遺的學習,對于長遠的發展很有幫助;在規模小的公司學做事,在規模大的公司學做人;我覺得我大概已經懂得做人,所以還是努力的做事,比較適合自己;當然,頑童總會帶著一點點傲氣…

 

噢,說到傲氣。

 

很多音樂人都努力,而世界的消費模式不同了,音樂人要只靠音樂維生,這些年來難上加難;有時看到其他歌手在宣傳時會跟觀眾說:“請支持我的新歌、新專輯...“什么什么,我都會側一側目;人家可能還沒有聽到你的作品,你憑什么叫別人支持呢?支持你的努力?Hello?每個人都努力的啦,努力是本份啊。請別人支持,好像乞討一樣,多么可憐的自貶。

 

“我努力,不等于你就要支持“是這些年來我一直強調的態度;做出來的東西好,也要看看別人有沒有感受;感情都要講兩情相悅,別人不喜歡你,那管你是吳彥祖林志玲,沒感覺就是沒感覺,硬要別人跟你接軌,人家不嫌你煩自己都應該懂得尷尬。

 

“請支持“跟“謝謝支持“卻完全是兩回事,所以我從來只會說謝謝;而談理想的人,怎樣在傲氣長存與懂得感恩之間取得平衡呢?不只是一個學問,而是一門藝術。這是我到現時為止的認知:對待音樂上,Kidult不會只取不給;處事上,Kidult可以成熟,不可以老;美食里,Kidult不會只是consume, 而會absorb;面對難關,Kidult喜歡想變化找生機,務求所有人一起全身而退,繼而進步,而絕非為求自保獨善其身。


為理想而活的人,會覺得為什么而活與相信什么價值觀,比有能力得到什么重要得多。那條路一直走下去,卻容易朝著悶蛋圣人的方向進發。這么說吧,圣人都是明白事情背后意義,然后用自己力量捍衛一些價值的人,而那些價值,往往比自己更大;Kidult也許有這樣的特質,但一定要加上一點頑皮的元素;什么都可以,卻萬萬不可以悶。


希望你每一天都花一點時間,靜下來聽聽音樂去,有機會去一趟酒莊,了解一下釀酒背后的大小故事,把這世界當作一所霍格沃茨魔法學校,每一秒都有承擔地享受生活,做一個成熟但永遠不老的Kidult。

 

 

林一峰

香港創意工業工作者,音樂人,作者,旅行者。03年創立獨立廠牌 LYFE Music (一峰工作室),至今發表個人粵語、國語及英語專輯十四張,曾獲重要獎項包括臺灣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獎、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民謠藝人、香港IFPI最高銷量新人獎、商業電臺叱咤樂壇頒獎禮唱作人獎等。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