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永青:遷徙之間

2017-01-09 11:19:37葉永青

葉永青 改2_副本.png


方所:您曾離開故鄉創作,并多次到國外游歷、講學、交流,這樣的經歷對您有什么影響?

葉永青:我很喜歡司湯達在《紅與黑》里的一句話:“我永遠都不能原諒那些一輩子都沒有離開故鄉的那些人。”在云南,即使是在開辦了“上河會館”和“創庫”兩間民間藝術交流中心的日子里,我也像候鳥一樣遷徙飛翔于不同的城市間。于每一處地方對我來說,都是精神上的陌生之地。而這正是我所追尋的,藝術家當樂于成為這個世界的外來者和他者,而非與所謂的權利和中心的熱鬧繁榮摻合在一道。唯有如此,感覺和體驗才成為了現實世界結構的一部分,提供和拓展著人們認知的邊界,而這也正是藝術的邊界。

 

 

方所:您把自己的生活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生活在遠方”“生活在周圍”“生活在歷史”“生活在現在”。這幾個階段中您的創作理念,創作風格,經歷了怎樣的轉變?

葉永青:是的,遠方、周遭、歷史和當下都是心路的歷程。我們這一代人經歷了狂熱地接受外來文化的影響,進而又回過頭來發現和重新認知自身的傳統的過程。但是,無論接納世界還是認知傳統都還只是一個過程,不是目的。讓藝術重回至日常生活才是真正的歸宿!

 

 

方所:一開始為什么畫鳥?

葉永青:鳥是一種題材和圖像,辯識度與識別性很強,算是一把入畫的樓梯吧?我的興趣卻是上房抽梯:畫個鳥——就是畫個什么也不是。


 9_副本.png

 

方所:您說您經常在國外跑總會有一種時空、精神和文化上的錯亂感,具體是一種什么樣的錯亂感? 

葉永青:我更把這種錯亂視為脫胎換骨的機會:換一個角度去觀察和思考原來熟悉的文化和經驗,以一種更長的地理視野和更豐富寬廣的文化體驗和轉換出來的創意與心得,仍然代表的是自身的文化的活力與張弛的度量。原本熟諳的文化情境的消失和肉體感覺的中斷,當然伴隨著矛盾、未知與困境,顯然,這更是一種挑戰。



方所:像小津安二郎,基耶斯洛夫斯基這樣的電影作者,他們的作品序列在表達的都是一個貫穿始終的主題,您覺得您的作品里面有這樣一個主題嗎?

葉永青:有,主題也會是由不同的磚瓦構成的記憶的大廈。


 

方所:您曾經說“我覺得藝術家是今天惟一可以逞匹夫之勇的角色了”,為什么呢?

葉永青:看看這個世道,難道不是嗎?

 

 

方所:能談談您對“傳奇”的理解嗎?

葉永青:傳奇大扺是對罕見的一種渴望和想象吧?


 葉永青_副本.jpg

 

葉永青

1958年生于昆明,1982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繪畫系油畫專業。現為四川美術學院教授,著名畫家。1989年至今,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展覽,并被中國美術館、亞太藝術博物館、美國比爾蓋茲微軟公司、英國三角藝術基金會、默多克新聞集團等國內外多家藝術機構收藏。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