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曙明:禺山書院與端懿先生

2017-01-09 11:33:52葉曙明

7_副本.png


古代的學校有很多種,諸如國子監、州學、縣學、鄉學、義學、社學,卻沒有一種名稱,能像“書院”這么典雅,讓人一看見它的名字,仿佛已聞到清幽的書香,在一個紅棉綠瓦的院子里,春水繞門,窗明幾凈,四壁是滿滿的書籍,窗外風鈴叮叮,窗內書聲朗朗。師生之間,執經問難;同學之間,相切相磋。此情此景,也許就是每個讀書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歷史上,私學往往被邊緣化,戰國“塞私門”,秦代“禁私學”,都把私學排斥在官方的教育系統之外。然而,到了宋代南渡以后,廣東全省所有州和一半以上的縣,都開辦了學校,既有官學,亦有大量私學涌現,“學在官府”的壟斷時代,從此結束。

 

這是一段光風霽月的年華,值得用濃墨重彩去書寫。然而,廣州第一所書院,究竟誕生于何時何地?可惜無人可以確切回答,只能說,廣州第一所有文字記載的書院——禺山書院,誕生于南宋寧宗嘉定十七年(1224)。創辦者是梁百揆——讓我們記住這個平凡的名字吧。

梁百揆,字宗盛,廣東番禺人。出生于詩禮人家,幼承庭訓,博覽經史,南宋嘉泰四年(1204)鄉試第一。嘉定十年(1217)中進士,歷任從事郎、太學錄、符璽郎、奉議大夫,在朝中以直諫敢言著稱。

 

那時北方兵荒馬亂,廣州雖然保持偏安,但受到政局的影響,社會上彌漫著一種末世感。梁百揆在廣州禺山創辦書院,聚徒講學,以期辟異端,彰圣學,振士風。禺山書院一改官學“課而不教”的舊例,讓士子游息有地,請業有師。梁百揆被尊稱為“端懿先生”。這稱呼有兩重意思,一是形容梁百揆端莊純正,二是宋代理學大師程顥的兒子也叫端懿,由此可見其理學師承。

 

理學是被理宗皇帝欽定為唯一正統的學說,而廣州是理學南傳的重鎮之一,衣冠之氣,方開未艾。禺山書院位于今廣州城隍廟側,與廣東歷史上第一個探花李昴英的故居,只隔一箭之一。李昴英在書院開辦翌年,鄉試中式。理宗寶慶二年(1226)參加臨安(杭州)春試,中第三名。

 

這時梁百揆仍在禺山書院講學。盡管史籍上沒有記載兩位儒者有無來往,但他們博大精深的內心世界,有太多相通之處,志同氣合,惺惺相惜,大家又住得那么近,一起吟風嘯月,玩山游水,也不是一個不可想象的場面。淳祐六年(1246)李昴英離開廣州北上,而梁百揆也在同一年逝世。冥冥之中,生死聚散,仿佛早有定數,令人扼腕欷歔。

 

南宋時的廣州,群儒畢集,星光璀璨。從這種空前的盛況,可以推斷,書院當不止一二之數,比如簡克己、陳去華等人都曾在廣州講學,可惜由于缺乏詳細的文字記載,那些春風桃李的故事,都已散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葉曙明

廣東作家,近代史研究者。出版了“近代史三部曲”:《大變局:1911》《重返五四現場:1919,一個國家的青春記憶》《中國1927?誰主沉浮》,其他著作包括《其實你不懂廣東人》《萬花之城》等。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