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雷:以自然之力解構傳統,重構手工藝

2017-01-09 09:50:37張雷


方所:您的設計中貫穿著怎樣的設計理念?

張雷:我們反對直接用傳統的元素,盲目復古。傳統是以前的,過去的,而現在做的應該是future traditional(傳統的未來),會變成50年后的傳統。我們試圖解構傳統手工藝,從中找出可以加入現代工藝的部分,再將它們重新結構。

 

比如“飄”這個椅子的設計,它的靈感最初來源于油紙傘的制造,初衷是為了改進油紙傘的制造工藝使其不至失傳。油紙傘的制造有72道工序,這些工序又分解成幾十種工藝。我們學習并改進其中的幾個工序,使糊紙更牢固,又將之實踐到三維層面去,變成了椅子。這種工藝的現代化改進,使之可以實現手工的批量生產。

 


方所:在您的設計團隊中,外國設計師的加入,對產品的設計起到怎樣的作用?

張雷: 品物的另外兩位設計師是來自德國的Christoph和來自塞爾維亞的Jovana,他們的生活態度反而更契合“老莊思想”,他們以一種更“自然而然”的方式在生活和做設計。在這樣生活態度的影響下,我們不會為了設計而設計,也不追求必須有多少設計靈感,生活自然會把需要的東西和感覺帶來我們身邊。

 


方所:現代工業的發展和大工業制造為人們帶來了更多快捷消費品,但手工業卻日漸式微。你認為中國手工業未來的發展方向在哪里?傳統的未來在哪里?

張雷: 國家在做的非物質文化保護是一種方式。另一種方式是讓產品本身自然進化,比如家具,比如木工。由于我們的文化斷層,手工藝的斷層,油紙傘的花紋四十年都沒有變化過。當代設計師的工作應該是鉆研工序,使其繼續進化,演變。但如果有些東西本來就應該消失的,就讓它消失吧。傳統的工藝需要的不是原封不動的保存,而是自然的發展,有“后代”。


 p2308339355_副本.jpg


第三種方式是發展高端的手工業,中國的制造業太強調大工業制造業,而不是高端制造業。高端制造業一是靠精密的儀器,二是靠手工業。比如豐田汽車在全球汽車產業里能立足的核心是因為其生產線的師傅是被當做手工業者來看待的。他們沿用師徒制,使其手工制造水平非常高。

 

我們應該學學法國,日本這樣沒有被“完全工業化”的國家,他們在工業制造上不愿意僅僅只用高標準化和大批量生產,同時也注重手工業的重要性和獨特性。

 


方所:能否說說您將在方所展出的設計作品,說說傳統工藝怎樣與現代生活相結合?

張雷:在方所展出的作品里,有一張名叫“固”的椅子。它是用杭州本地的竹子,泡制,去皮,加熱再碾碎成竹紙然后漂白,最后做成的椅子。竹紙椅子是暖性的材料,不像金屬那么冰冷,會更親近人的身體。椅子的顏色和細節也會隨著使用時間慢慢改變,留下生活的痕跡。

 

另外有一件作品是陶瓷桌,表層的陶瓷是手工雕制的,這也是我們對陶瓷制造工藝的研究和改進。它整體設計的感覺像鵝卵石,呈現自然光滑的狀態。陶瓷有很好的抗磨性,用了十幾年以后還是極其光滑。這里不但有工藝的創新,同時它的實用價值也很高。

 

a_副本.png


方所:在您看來,在中國人當今的家居生活有哪些特點?

張雷:歐洲的文化是近代文化,有連貫的傳承。比如巴黎周末會有二手市場,可以找到近幾十年各個時代留下來的東西,這就使得有些品牌即使已經消失了,卻還是可以追溯的,比如有些東西看到之后就能立刻讓人感覺到工業革命時期的生活方式。可國內已經沒有這種人文生活的“古董”。文化斷層,導致了普通人家里很少有三四十年前的家具或者生活方式,使得國民的審美倒退回到了一張白紙,進而形成了看到什么就覺得什么好,一味模仿歐式的山寨文化。這種山寨文化,形成了中國審美的主流。不是因為中國人審美水平不高,而是中國人被剝奪了看到自己老祖宗東西的機會。



方所:您對于“家”的理解是怎樣的?

張雷: 我是業余的策展人,業余的攝影師,而主業是生活。家其實是生活方式的體現。我很喜歡一句話,“過程是結果的進行時”。人不可能通過一個艱苦的過程獲得一個快樂的結果,家就是“生活方式”這個結果的進行時。很多人要拼命賺錢買房子,然后才去布置得非常溫馨,當下租住得再糟糕也沒關系。其實你對家溫馨的渴望已經毀在時間和過程里了。我不同意絕大多數人認為的“當我有了房子才會去好好經營”,無論你生活在哪兒,都應該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p2308339642_副本.jpg

 

張雷

產品空間設計師,品物流形創始人,“FROM余杭”項目發起人與設計總監。畢業于意大利DOMUS設計學院汽車設計專業。投身于中國傳統文化延續設計,先后在中國、意大利、荷蘭、美國舉辦傳統的未來設計展。品物流形的核心思想是延續中國傳統,讓傳統文化/工藝與前沿的設計相結合。自然主義是品物,也是張雷的設計原點。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