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厚切:怪誕餐廳

2017-01-09 10:19:57方所文化

p2365078579_副本.jpg


2016年7月10日,藝術家莫厚切做客方所廣州店, 此次在方所廣州店的個展《 餐廳》 嘗試用場景搭建、 新媒體影像結合的方式來呈現真實與虛幻之間的碰撞。 藝術家在餐桌上聚合用餐的情景, 以探討人與人、 人與社會之間連接與再連接的關系。



餐桌所對應的面對面社交, 抽象為一個個意涵豐富的表情。 虛實相間的餐具和布景與附之其上的作品, 使色彩空間交互錯落在視覺上, 呈現出時空的不確定性與荒誕性。以“餐廳” 為主題的情景設置不僅是觀展方式的一種新的嘗試, 也是回應方所月度主題“社群再造” ,藝術家希望通過“餐廳” 這個場景關注現代人不斷推向虛擬線上的人際交往與現實中人與人的關聯的切換。


 p2365079020_副本.jpg


此次展覽主要展出莫厚切五個系列的作品: 《人生彈珠,東京畫》《爸爸的靡肉派對》《 iss*cubism》《 playboy hotel》《逃停》,獨特的人物角色設計奇幻且自成一派。

 

東京就像一場夢。彈珠機這種游戲是一種奇怪的催眠。只有職業玩家能贏到大量彈珠,去兌換香煙、食品,或是憑借信用條,非法地在隔壁街換取現金。沉溺在彈珠機面前,無所謂輸贏,看著數不清的彈球,讓人越發感到寂寞。


 640.webp (6)_副本.jpg

《人生彈珠,東京畫》



這是一個黑白場景的故事,主角是幾個戴假發的女士,她們通常沒有身體并渴望得到一個美麗的花瓶裝在頭下面。在去參加派對的路上,沒帶指定食物的女士被留在了車廂的廣告牌里。在爸爸的派對上她們玩得很開心,因為那里可以泡澡和在玻璃隧道里看別人泡澡,還能找到合適自己的瓶子。


 640.webp (7)_副本.jpg

  《爸爸的靡肉派對》



“I Suddenly Sneezed”,有種戲謔的隨意。這原本是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詩句,恰好貼合莫厚切內心的自我暗示——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制造如同打噴嚏一樣積蓄已久的隨意爆發。


640.webp (8)_副本.jpg

《 iss*cubism》



男孩和玫瑰,兔子和生殖器。我們構想一個極樂的旅館,里面都是對女孩的崇拜。華麗布景和極端個人化,前臺設有男孩皮膚制成的香水和吊飾。


 640.webp (9)_副本.jpg

 《 playboy hotel》



愿我們都是投幣才能動的機器,再沒有多余的想念。世界上存在面對競爭時通往成功的兩個小通道——選擇逃離,或者偷掉決定勝負的那一刻。

 640.webp (10)_副本.jpg

 《逃停》


莫厚切

2012年廣州美術學院本科視覺傳達系本科畢業, 先后在《 新視線》、wxdesign、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工作。 現在運營自己的設計工作室ROOMM,和旗下品牌 I Suddenly Sneezed。

 

莫厚切喜歡畫空間和不合邏輯的、 封閉的那些事物。 常常是心里出現一組顏色或者情緒極度爆發的時候就去畫畫。 她的設計作品多結合繪畫, 常因單一事件引發兩個作品-文字和圖像, 引起觀眾在圖像和文字之間的疑惑感, 以獨特的色彩語言制造一種捏造感。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