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葵:讀書與日常生活

2017-01-10 16:34:59方所文化

1.jpg


199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4月23日為世界讀書日,旨在鼓勵每個人,尤其是年輕人,發掘閱讀之樂,并為那些做出促進人類社會與文化發展貢獻的人們獲取新的尊重。


2014年4月23日,第19個世界讀書日,讓我們共同回顧知名作家楊葵在方所的演講:讀書與日常生活。


2.jpg



寫了《在黑夜抽筋成長》《過得去》《百家姓》《東榔頭》《西棒槌》,對待身份,楊葵還是堅持只認為自己是編輯,最多就是業余寫作者。


2011年12月17日,楊葵在方所演講,不止一次提到“家常人”這個詞,他對讀書、生活的看法,就這樣從家常話、日常事里來。



關于《讀庫》


老六的讀庫是非常好的出版形式。

有的人會一直說出版法規很嚴,沒有辦法,那為什么有人還能做出讀庫來,做一些自己理想的事?這種形式我認為可以一直持續下去,當然持續的同時也一直在更新。大家關注讀庫的人就會發現,現在讀庫用很多精力在做一些外延的事情,在出版上有更多的拓展,像是做自己的叢書啊,出老課本等等。同時帶來的是工作量的加大。無疑讀庫也將要面臨臺階,因為讀者都喜新厭舊,忠實的粉絲不知道哪天就不見了,所以老六就像一個美女,也要不斷更換自己的發型,更換自己的愛好,來跟更多的讀者交流,這倒不一定是說諂媚誰。


對“文人誤國”的看法


我認為,要寫文章,就好好寫文章作文人,如果是要去治理國家,那完全是不同的專業,我自己認為是沒有這個能力的。治國的話,不只是需要政治家治理國家,還需要經濟學家、軍事家等等的輔佐。同時又有一個問題,政治家也不是憑空來的,他可能是文人過來的,比如毛澤東。所以對于“文人誤國”,我沒有不同意,但這個說法不夠準確,應該叫沒有能力的人誤國。因為政治家也有沒能力的,治理不好國家,罪過也是一樣。所以不應該以職業去劃分,政治家、軍事家這些是職業,而應以有沒有能力來劃分。

這就牽扯到我們讀書在讀什么。盡管我對政治沒興趣,也做不了政治家,但我也會讀政治史、政治學的東西,閱讀這些能讓我盡量準確地認知世界和我的人生。當你讀書讀到世界觀成熟后,就不以專業來劃分一些事情,而以能力來分了,這是世界觀的問題。


寫周圍的人,以及讀書的好方法


我發現《百家姓》帶動了很多人做實驗工作。其實細細想想周邊的人,當你真正想寫他的時候,有的人你以為特別熟悉,其實很陌生,有些只有一面之交,卻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甚至能影響你的言行舉止。我想這就是生活的真諦所在,熟悉和陌生不是相悖的,而是互換的,有些時候是“不二”的。帶動大家來寫生活中有意思的事情,我覺得挺好的。

說到讀書呢,我屬于運氣比較好的,一是開始得比較早,因為父母都是讀書人,又一路老能碰到好的老師和朋友,所以基本上我看書屬于讀得比較精的,量倒不是很多。有一年我一個詩人朋友去我家,看了我的書柜,發了一句感慨,說我的每一本書他都愿意拿三本來換。所以可見我挑的書應該比較精。這樣的閱讀會是一個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認為讀書首先需要有選擇的能力,這種能力需要培養,也有一些運氣在里面,這個運氣就是指周圍的環境,當你選擇身邊朋友的時候也需要這樣的意識,哪些人是益友,哪些人是損友,我覺得益友就是能給你帶來好書的人,不用說到什么進步之類的大道理,能介紹好書,讓你看到好書,這些就是益友之一。

選擇是第一步,我在閱讀過程中體會到,讀書還有詳略得當的問題。有的書是適合、需要,必須去詳細閱讀的,有的書是可以大略閱讀的。比如說,我前兩天正在讀貢布里奇的第一本書,原來的書名叫做《寫給大家的簡明世界史》,這是他博士畢業寫的第一本書,這本書跟他后面的作品很不一樣,很抒情,很活潑。書里講了佛教、孔子、老子、英法戰爭,從尼羅河講到二戰……為什么要讀這本呢,首先我覺得貢布里奇的書值得看,其次因為我是一個貢布里奇迷,他的書我都翻過,有的詳細看過,所以一定要看。而因為這本書是寫給年輕人看的普及性的書,所以像老子、孔子這些我比較熟的部分,就不看了,英法戰爭我也比較熟,也就不看了,但像美蒂奇家族的歷史這些我不太熟悉的,我就細讀,之前去歐洲旅行,發現很多建筑都和他們有關。這么厚的一本書,我大概花了一天就看完了。因為有的地方大致翻過,有的地方看得非常仔細。而我也以貢布里奇寫的美蒂奇家族史為索引,挖掘到了其它我想看的書。

一是詳略得當,一是索引法,即用一本好書帶出其他你感興趣的書,這是我的兩個方法。索引法還有一個好處,可以讓你的閱讀比較系統。如果你要把當下時髦的書全部看一遍,那叫事倍功半,而盯著一個話題慢慢開始,并對相關的內容有不斷加深的過程,那就夯實了基礎。


何為經典書


對好書的認定,每個人都不一樣,但也有共性。

我認為的好書,是對我的人生觀、世界觀有正向影響的書,這些書是我想存下來,并且隨時再翻翻的。我到處放書,比如我媽媽家有我一堆書,一個寺廟里也有好多書。我存下來的都是對我有影響的書。這些書不一定是思想類、哲學類的,有時一本小說也能給你帶來改變。我曾經看馬拉默德的一本小說《伙計》(也有翻譯成《店員》的),對我的影響特別大,我寫過一篇文章《苦難就像一塊料子》,寫我從這本小說當中開始體會到人生疾苦。像這樣的書是可以反復觀看的,我把這樣的書叫做經典。


年輕讀書人在現在的環境里應該如何堅持


這個問題挺大的,我只能說說自己的感想。我覺得現代社會最難的,是專注力,第二是不撒謊。

專注力現在已經非常難得,因為吸引我們關注的東西太多了。以書為例,現在可看的書那么多,可是以前,80年代初,北京王府井書店賣《安娜·卡列尼娜》《復活》,人們排了兩里地去買書。當然這也不是說當時的人有多么愛書,主要是長期的禁錮導致。

以前有一個老外問過我,為什么中國人每個人看起來都這么忙?隨時拿著電話發郵件。我說他們不一定是發郵件,可能是發微博、玩游戲。

人們的注意力隨時隨地都在分散。什么是專注力,比如我計劃一個小時要讀這本書,那我雷打不動就讀這本書。這么簡單的事,我也做不到一直保持如此。還有一條是不撒謊,這事兒說起來好像很容易,但非常非常難,我也做不到一句謊不撒。但如果能在心里定這兩條戒律,隨時提醒自己,就一定會慢慢好起來。佛教里說戒定慧,有戒了,才能定下來,才能慢慢有智慧,這是三步臺階,我們就從第一步做起,戒掉一些東西。

有個成語“寧靜致遠”,只有先寧靜下來,才能望出去,想出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