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文藝景象”珍物展(下)

2017-01-12 11:58:33

觀展01_副本.jpg


為了趕上“時代前進的步伐”,人們喊著同樣的口號,以劃一的快節奏大步向前邁進。為了走得“更遠、更快”,甚至不得不拋下傳統、細致、信念……2014年3月28日至5月6日,方所與《生活》月刊聯手推出“100景象”珍物展,展現中國文藝界的人生故事、創作源泉的同時,也期望透過那些承載著記憶的物件,尋找在人生路途上被遺忘的美好與歸屬。

 

《生活》月刊藉100期特刊邀請了100位中國當代極具影響力的文藝創作者分享他們人生中最為珍貴的物品與記憶。而這一份特別的“調查問卷”在方所以“100文藝景象”珍物展的形式呈現。本次展覽由知名藝術家、設計師又一山人擔當藝術指導,其中部分珍物更是首次展出,如徐冰的盲文書、譚盾的指揮棒、朱哲琴的茶盤、楊麗萍的菜籃子、黃永松的蠟染布……無不呈現來自生活的饋贈與生命的印記。

 


他們的珍物與記憶

 

歐寧+左靖:八十年代的詩與信


1986年,我去了廣西北海市看望姑媽,因為第一次去其他城市,兩相對比,一種地區身份也就感覺出來,因此我寫作了第一首詩《湛江人》。我把這首詩收錄在自己手刻油印的第一本自選詩集里,詩集名為《別人的帽子或者長發以及我的光頭》。當時我17歲,念高中,特別活躍。高二編了名為《探索》的報紙,自己刻鋼板,油印,探討政治和經濟學,那年代除了詩歌,全國中學生們的熱情還在于心理學書籍。高三,我編了一本詩選叫《致世界》,是同一所中學一起寫詩的少年同好的作品。讀大學時我編了《心靈與媒體》,其中的很多詩人,緣自我在《中學生文學》和《花城》等雜志上發表文章后結識。那個年代和詩歌一樣難忘的,是會見筆友。為了去上海見筆友,我向中學同學借錢,從廣州坐兩天火車去上海——相識不相識的人聚在一起徹夜長談,午夜外灘海關大樓的鐘聲響起時流淚……如今憶起,深深緬懷那個時代的精神饑渴,還有那時的情竇初開。(歐寧)


 _MG_9369_副本.jpg


我向來不沉湎于舊物,再好的“物”,如果跟自己的生活沒有太大關系,那究竟是身外之“物”。或許,某物能短暫地進入你的記憶,進入你的情感,那也只不過是一瞬。2007年10月,當我從老家紛亂的雜物中翻出我們少年時代所有通信的那一刻,我就覺得,這也許是唯一可以陪伴我到永遠的舊物。因詩而結緣,大量信件是我和詩友寒玉、歐寧、鄭小光等的通信。抄幾句令我們面紅耳赤、心跳不已的信的片段吧,這是青春期的記憶:“寒玉同學你好,冒昧打擾你了,詩讓我們的心跳到一起,為了詩的未來,我向你伸出稚嫩的手……”——第一封寫給寒玉的信。(左靖)

 


喻榮軍:米與藕


每次回家,父親母親說得最多的就是1960年時的事情,那些人、那些事、那段歷史,它們總是活生生地出現在我的腦海里,如果我們再不去寫,估計就被遺忘掉了。劇中有兩個段落,講了關于一粒米和一節藕的故事,是從真事中得到的素材。米、藕,對于今天的我們來說,是那樣的無關緊要,可曾經它卻是一件事、一種希望,甚至一條生命。


 喻榮軍_副本.jpg


葉錦添:胡子


珍貴的“東西”不見得是物體,反而我覺得,它應該要和人有關系。物質太多了,沒有最重要的。我曾經有一件衣服很重要,那是一件軍裝外套,我經常穿著,有時候連睡覺也都穿著,可惜幾年前丟失了。東西總是會丟掉,沒有長久的。所以一想起“珍貴”,頭腦中就一片空白。反而,我的胡子很“確定”——它每天跟著我,長得很快,刮掉后三天就可以長出來。


 葉錦添_副本.jpg



阮儀三:蠡殼窗


唐人流行直欞窗,同時,由于造紙工藝的成熟,紙張大量普及,開始出現了窗紙。宋代發明出帶勾欄的活動窗戶。到明清兩代,江南地區大量應用蠡殼窗,工匠們把海蠡的殼打磨成薄片,用銅釘一片片釘在窗格上。陽光照得窗格熠熠發光,濾到室內的光線卻柔和清涼。直至清末民初,隨著舶來品玻璃的大量運用,蠡殼窗被替代,制作工藝也隨之失傳。現在在老房子里,個別地方還留存著,蘇州的東山西山留得比較多,周莊、杭州也發現了。但拆的速度都太快了。為了讓古建“活”起來,2009年我找到許金海廠長,他開始花很多功夫試驗做蠡殼窗。有海蠡子才叫蠡殼,他們最后在海南找到了海蠡子。2011年在安徽歙縣的全國歷史文化名城規劃學術委員會上,許廠長展示了他復原的蠡殼窗,引起轟動。


 阮儀三_副本.jpg



葉永青:風花雪月


我早先也愛瘋狂收集,但凡行走或居住的地方,總愛去舊貨市集與跳蚤攤位看看。時間長了家中到處都是堆積經年的物件,灰塵覆蓋千頭萬緒。如今愛物珍物的心境,我早已不存。恐怕我真正一貫持續熱愛的,是風中的云、地里的花、山上的雪和水中的月。以前常喜歡老子的一句話“為而不有”卻不得要領,天長日久方認識這是了不起的思想!沒有什么比得上一貫的、無言的、無激情的愛更高貴,更令人幸福了。這幾年,我才有機會回到故鄉在這呈現出山水天地的緩坡上停頓下來,體驗如何跟風花雪月打交道。


 _MG_9377_副本.jpg



朱哲琴:看見·黑陶茶盤壹號


材質有局限、無法量產、不能通過順暢的產業模式進入當代生活,是許多手工藝面臨的尷尬局面。2012年,一個嶄新的品牌應運而生——“看見”,我擔任藝術總監。作為“世界看見”在當代民藝產業的實踐者,“看見”傳承中國傳統造物之智慧,融入當代生活,倡導“上乘非奢侈”之品牌精神,希望集結更多的地方手工業者、設計師、生產資源、銷售渠道,建立立體的當代民藝設計產業平臺,重塑當代中國生活方式。


 朱哲琴 (4)_副本.jpg


經過長時間鍛造,從香格里拉黑陶生發靈感,由石大宇設計、黑陶大師田景峰挑戰極限反復研究嘗試的“看見·黑陶茶盤壹號”于2013年誕生,也成為“看見”監制的第一個產品,為熱愛品茶、迷戀茶文化的人帶來了“知音”。

 

 

總有一件物品,陪伴并記錄了我們生命中的一段重要階段,也許是難忘的瞬間,也許是影響一生的轉折點,也許是信念的源泉……光陰流轉,讓再平常不過的物件變得雋永風流,藉回憶賦予它們傳承的意義,如歸屬之家筑在你我心里。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