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作克治:遇見 能作

2017-01-12 11:35:54

110513_JTQ 3184 (1)_副本.jpg


前言

能作是位于日本高岡地區的百年品牌,傳承當代四百年的工藝技術,不斷研發更具現代性的設計,鑄造金屬類的生活用品。在冬季嚴寒的地區,從事以火淬煉的行業,能作的產品,讓我們感受到生活就是從火與雪的擠壓中,展現出最好的形狀。而所有的杯盤器皿,都如時間的容器,承載了匠人幾百年的經驗與智慧。

 

容器不僅是具體的,也可能是抽象的。如果擴大想象,人是一個容器,書籍是一個容器,城市也是一個容器。

 

書籍從皮革、木片、紙到電子閱讀器,它的載體可能日新月異,但依然是收納人類文明的容器。只是器具的改變,也必然影響未來的閱讀方式甚至創作方式,電子書的發展,是我們必須高度關注的事情。

 

城市是人群聚居所在,不同時代有著不同的城市樣貌。現代中國城市,一如中山大學馮原教授所說,從未像今天這樣大而全地容納社會生活的全部精華,又連帶著從未有過的劇烈矛盾與過失。中國的城市之碗,仍在火與雪的熔鑄過程中,觀察并置身這樣的過程,正是方所2013年以“城市與文化”為年度主題的原因。

 

p1820934897_副本.jpg

 

時間的鑄造師


當冶煉中的器皿逐漸褪去高溫復而成形,并在匠人日復一日的敲打如頌經且以最終的一擊當作合十禮敬,時間也終于找到了它的棲身之所——從這器皿身上,我們不僅可以讀到一段足于衣食、安于作息的勞動史,更能將用它來盛載未來的幸福時光,甚至成為往后幾代人游走在記憶的冥河中彼此相認的信物。

 

此外,器皿所具有的空間性,不僅包含了節度的使用方式,也寓意了人我之間應有的禮儀。是故《禮記·禮器》明示:“宮室之量,器皿之度,棺槨之厚,丘封之大,此以大為貴也。”日本京都則有“器皿就是飯菜衣裝”的俗諺。然而自工業革命之后,想以機器全然代替收工的企圖,不僅讓我們被時間放逐,更使得我們在空間里進退失據。環顧當下隨處可見的塑料容器,豈非一層籠罩著我們生活且難以分解的白色恐怖?


 p1820936818_副本.jpg


本次的“遇見”能作展即是藉由百年工藝品牌的復興軌跡,來重溫手作器形之美,并誘發我們思考該如何保存先民豐富的生活智慧。來自日本高岡市的“能作”(NOUSAKU),利用400年的手工藝并充分掌握各種金屬的特性,開發兼具美觀與實用的生活器皿。在不斷探究技術,材料與設計的過程中,它向我們表明了傳統不僅需要保存,更需賦予新意的延續之道;此外“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的理念,正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地方產業得以逆境求生進而活化城市的不二法門。

 

日本著名民藝理論家柳宗悅曾說:“手與機器的根本區別在于,手總是與心相連,而機器則是無心的。所以手工藝作業中會發生奇跡,因為那不是單純的手在勞動,背后有心的控制,使手制作物品,給予勞動的快樂,使人遵守道德,這才是賦予物品美之性質的因素。”期望透過本次的能作手工器皿展,讓您遇見許多久違的生活趣味和感動。


 p1846968516_副本.jpg

 

關于能作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但在時間的汪洋里,每一座城市卻都是孑然的島嶼,負載著許多的情感與現實,期盼與失落。在島上,我們得以留下青春的足印,放飛兒時的愿望;雖然更多的夜晚,我們汲于升起欲望的篝火,將自己的陰暗照得益發明亮。然無論如何,每當倦旅返途,它總讓記憶的燈塔引領我們歸航。若非如此,你我無異不系之舟,任自飄零。

 

基于超越家庭與家庭的社會關系,城市早已從一個分工的集合體,推衍成一種文化結合,一種認同,甚至是一種象征。所以,一個城市的頹敗,將造成許多情感的解體與家庭的離散;而另一方面,盲目的更新與替換,也極有可能讓城市的精髓橫腰截斷,使人仿佛置身異域。只是全球化的推波助瀾下,上述的城市哀歌已自四面不斷涌起。自由主義者往往侈言全球化會是一場公平且美好的游戲,于是放手讓金錢與權力來制訂秩序。但誠如喬治·索羅斯的警告:“全球性的開放社會必須認識到,所有的規則都是不完美的,都需進一步地完善。我們必須按照一定的法則來改變這些規則,但我們沒有必要將它們編纂成一套規則體系。”


 p1820937485_副本.jpg

 

因是之故,此次“遇見 能作”展便格外具有意義。蓋能作的所在地——日本高岡市400年來即以鑄銅名聞遐邇。但自90年經濟泡沫破裂后,高岡亦面臨產業蕭索、人口外移的窘境。能作的社長能作克治先生不僅藉由新品開發而力圖振作,更將自身海外營銷的成功經驗帶回鄉里以響同業,期望由“品牌—產業—城市”的進程開啟再造之路。于此同時,也積極游說地方政府,共同提升市民參與和市民意識,將城市風貌的重建形成一種基層運動(grassroots movement)。以能作為鏡,或可引發我們在城鎮化過程中更多的思考與反省。        

 

 

能作克治

1958年出生于日本福井縣。畢業于大阪藝術大學藝術學部攝影科。在結束報社的攝影工作后,加入能作株式會社,其后取得金屬溶解一級技師的資格。自2002年起擔任能作株式會社第四任社長,開始以“材料和設計”為主體的商品研發。利用日本鑄造之都高岡市400年的工藝,并充分掌握每一種金屬的特性,能作克治先生開發出適合人們生活使用的產品。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