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哲琴:天工開物——“看見”民間手工詩意之美

2017-01-12 11:44:56


引言

她是歌者、行者、使者,也是當代民藝設計推動者。朱哲琴成名于歌唱,卻不止步于歌唱。把聲音作為一種看不見又摸不到的能量,用音樂的方式理解并執行著的一種文化尋根。朱哲琴近年來一直致力于民族手工藝的保護、傳承與發展。2009年起,她帶領設計師走訪民族區域,探訪當地材質及手工藝,通過當代設計語言讓手工藝真正回歸當代,回歸生活,實現“活的傳承”。2010年的“世界看見——手工藝尋訪之旅”和2013年的“看見造物——中國創造設計之旅”也隨之引發了“尋訪之旅”風潮。在四年多的工作和堅持中,她清楚地意識到:傳統與現代同處于不同的危機境遇中,是相互的啟發、扶佑、堅守和相生相傳。


2015年1月30日,朱哲琴來到方所成都店,與觀眾共同“看見”民間手工詩意之美,尋求傳統手藝的現代復興。


_MG_4193_副本.jpg


緣起“看見造物”


朱哲琴:大家好,今天很高興有機會到方所成都店來,和這么多老朋友和沒見過面的朋友,一起來分享。在場多數了解我的人,是了解我的音樂,今天我要分享一些很不一樣的話題,就是有關中國的民藝和原創。我也特別為大家帶來這五年工作的一個案例。這個案例,也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叫“看見造物”。“看見造物”是現在和方所的一個全新的合作,也非常感謝方所能夠在不久的將來,把讀書的環境、文化的環境、原創的環境,將想象的空間提供給中國很多的消費者。


在五年前,我成為UNDP(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親善大使,主要任務是推廣中國的民族手工藝和民族音樂。在2009年夏天,“世界看見”率先組織了一個叫做“中國少數民族音樂采集之旅”的活動。那時候,我帶領一個團隊,對西南地區的五個少數民族的音樂進行了調查。到2010年,我開始了另外一段旅程,就是組織很多設計師到中國手工藝的地方去尋訪,就是在這里與“看見造物”、與民藝結緣。那下面我就開始跟大家講一下,“看見造物”在各處尋訪的一些經歷。


2013年,“看見造物”邀請全球八個設計師,尋訪了中國的江南、內蒙、北京。主要的目標是邀請設計師到擁有中國傳統手工藝的地方,直觀地去了解中國的手工藝。學設計的應該都很了解,設計界的人們主要是在了解西方的技法,但是對中國的造物技法都了解甚少,我自己也是這樣。


IMG_9847_副本.jpg


到工坊尋訪,真正了解手工藝,找到工藝的關鍵,再去開展設計,我覺得成了原創設計的必修課。當時我帶著隊,和一些從事家具設計、珠寶設計、產品設計、器皿設計、建筑設計、織物設計的年輕設計師、新銳的設計師一起,我們尋訪了中國的一些重要省份和城市。在2014年,“看見造物”品牌推出了一個重要的產品成果,也就是“看見造物”為中國民族手工藝、傳統工藝的特別定制。


根據這個尋訪之旅,我們推出了漆器、屏風,根據中國絲綢的雙面繡,和兩個時期的絲的工藝,一個是宋代雙面繡,一個是數字印刷,以及一系列的產品。這些產品也在2014年,在意大利的米蘭設計周展出。也由此引起了非常多的反響,產生了“中國傳統手工藝與當代設計”這樣的熱門話題。


所以今天我在這里分享,“看見造物”希望每一位在中國,或者在世界上對中國原創感興趣的設計師,一起來加入。“看見造物”向所有在中國擁有民間手工藝的工坊開放。“看見造物”也會向在中國有志于推動中國原創的媒體,包括渠道,像方所這樣的場合,開放合作。



從“看見造物”到“看見民生”


“看見造物”的核心價值觀,是提倡“上乘非奢侈”。我想,近年的消費觀念都在談論“我們要高級的,我們要名牌”。中國是因為過去物資十分的缺乏,所以在近十年,中國對物質達到一個瘋狂的追逐,而時尚界推崇“奢侈品”這個觀念。在中國人的字典里,“奢侈”其實是一個貶義詞。所以“看見造物”是想提供一個中國人自己的,對物質的獨立的觀念。這種觀念就是:我們追求上乘,精良的物件,但是我們并不推崇奢侈、浪費,過度的消費。所以這是“看見造物”一個基本的框架。它是一個融合了設計、管理、生產、傳承、消費和工藝的生態圈。


“看見造物”從2012年成立,到現在不到三年的時間,我們通過尋訪,去了解中國民間的工藝和它的現狀,到把新的設計與它相結合,推出產品進行宣傳推動,到2015年登陸米蘭的展場,我們得到一些媒體的報道。在2014年,“看見造物”也是首個品牌,把中國民藝與設計帶上了“保利拍賣”這樣一個土生土長的國有品牌。在2014年保利春拍,“看見造物”的“戲石屏風”也得到了最好的成績。


“看見造物”進入方所以后,我們推出了另外一個層次的產品,叫“看見民生”。也就是你現在在方所看到的“看見造物”專區。“看見造物”在2015年推出了自己的專柜。未來,我們會在五個月到六個月的時間,在中國的四到五個城市推出專柜,而這個專柜的主要產品是針對“看見民生”。我們為中國的消費者和大眾提供買得起的中國的原創手工設計。所以走到這里,就會發現在“看見”的系統里面出現了兩個價格層次的產品,一個是“看見造物”比較高大上的,它追求工藝和設計中一些優秀的案例,非常高的水平。同時,也把更多的民藝研發成果擴大到更多的消費者上。


IMG_9634_副本.jpg


“看見民生”有一個很重要的主旨,就是“為民而做,為民而用”。“看見民生”只做能用的東西。民藝之所謂民藝,就是因為它是從使用產生的,它不是純粹的欣賞品。在“看見民生”里我們所設計的東西,一定是符合生活中的用途。所以這也是我們在和設計師合作的時候,一個非常清晰的界定和目標,以使“看見民生”品牌的研發,不脫離主旨。這個就是“看見造物”。


總結來說,“看見造物”是通過尋訪,真正的對中國手工藝的調研,然后把這個調研的成果分層次來發展,一個是在設計上比較高大上的限量版的系統,就叫“看見造物”,為中國傳統手工藝特別定制。另外一個就是,把這些研發的成果轉移到民生上來,也是現在我們在方所,也是未來我們會在各大城市都會跟消費者溝通。


在這樣一個系列里面,我們也期許有更多機會,和更多的設計師、工坊來合作。“看見造物”其實創造了一個自己的工作方法,就是說我們有一個非常強大的設計師合作的資源庫。我們會在設計師里選擇,有志于讓在中國傳統民藝和新設計這方面要長足努力的設計師,進入一個設計師的聯盟,進行合作,以確保“看見造物”在各個領域比較專門的配置,以及設計的發展。這個就是“看見造物”在過去三年的發展,謝謝大家。


我想,大家主要來的目的是為了進行交流,更多的時間留給大家來溝通交流。




“看見民生”本身,是一個實踐


觀眾:我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剛剛在聽您介紹的時候,“看見造物”是高大上的,其實我們并不缺乏對中國傳統美術的鑒賞,我們缺乏的是大眾層面的對信仰、對審美的缺失。我也很開心您后來介紹了“看見民生”,“看見民生”其實相對來說是比較中產階級的。所以我想問一下朱老師從您個人的閱歷和想法出發,您認為,我們中國該如何去做這種大眾層面的傳統美學的引導和教育呢?


朱哲琴:其實是個挺大的問題,我先說一說我為什么要做這個事情吧。我是一個做音樂的,在幾年前我做完《阿姐鼓》之后,開始全世界旅行。回到中國后,我就有一個很深的感慨,我們也在國外獲了很多獎,也有很精英的藝術家,在電影、繪畫、音樂,每個領域都有。但是我們的生活周圍,還是很丑,還是很亂。這就特別急迫的讓你去問,中國本身出了什么問題。一個國家,大部分的人對美都沒有知覺,都掙扎在一個生存的最基本的需求里面,對原創,對知識,沒有尊重,抄襲成風,假冒偽劣的東西成為一個習慣。這是一個讓你覺得心痛的社會,這是一個沒有幸福感的社會。所以我開始質疑我自己的工作和我獲得的成績和位置。


_MG_3987_副本.jpg


所以談到,美育的普及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中國從物資極度匱乏到現在一個可以支撐溫飽,能支付起旅游,或者支付得起自己喜歡的物件,只經過了三十年的十年,那么這三十年的時間,中國的經濟是靠什么支撐的呢?它是靠廉價的勞力,靠抄襲。靠中國很多的勞工不辭辛苦的工作,來積攢起來經濟的繁榮。但中國走下去要靠什么呢?中國已經是世界上一個不太窮的國家了,勞動力將不再那么廉價,而且中國擁有這么長的文化、文明的積淀,我們卻對世界無所作為,卻只滿足于抄襲,去翻用人家現成的文化文明的行為,這是不夠的。但這樣的一種思索,我想在現在的中國,并不在少數。


大多數人,特別是在知識階層,在中產階級的人,已經開始了這樣的思考。我們在座各位可能都是帶著這個思考來的,那我們怎么做呢?我覺得這個工作不是在一個層面的工作,既不是在高,也不是只在低,也不是中,而是應該在社會的不同層面,通過不同層面的加入,一起來協作。“看見造物”在那么龐大的一個系統里面,選擇了一個我們擅長的,我們可為的,可能在一個時間段的預測下,我們可以去影響一部分人從這樣的一個角度去做。


我覺得“看見造物”本身,包括“看見民生”本身,是一個實踐,是一個實驗。我不能說它現在是一個完美的例子,或者是一個成功的品牌。但是我覺得所有在看見造物里工作的人,包括我自己,去跟不同的人去推動,包括消費者,包括方所的每一個人,讓他們了解,在當代中國,我們并不滿足于抄襲,我們也在反觀自己的傳統,再去有所作為,可能我們做的是一小步,但是我們期許每個人的加入,讓它成為一大步。所以我覺得這就是一個起碼工作的認知,謝謝。



觀眾:朱老師您好,我想接著剛才“看見民生”的這個話題來問一個問題。在您的團隊里面,最獨特的一種工作模式是什么?有沒有考慮過和其他機構合作?


朱哲琴:其實“看見造物”就是一個平臺,“看見造物”不是我的一個作品,也不是我的一個品牌。實際上“看見造物”是從“世界看見”公益行動開始。我做完UN的三年公益行動之后,我記得非常清楚,出版集團的董秀玉女士她跟我說,你們做了三年的調研,民藝一定要落到生活中,你們一定不要把過去的東西停下來。


IMG_9691_副本.jpg


所以“看見造物”是在一個公益的基礎上,發展出來一個在中國的實踐平臺。從它的起點開始,已經是很多人的努力打下的基礎。“看見造物”本身的模式也是這樣,我們一開始就知道我們的血緣是什么,我們的血緣就是平臺,就是團結,就是連接。其實我們沒有擁有自己的設計師,我們也沒有擁有自己的工坊,而且我們也不想“看見造物”成為另外一個品牌,去跟其他獨立設計師的工坊進行競爭。所以它實際上是一個集不同的設計、不同的工藝和不同的工坊,以及未來在銷售渠道,也是跟不同的有志渠道去合作起來的品牌。所以它跟一般的其他商業平臺非常不一樣。我們在做一個整合的工作,非常符合原來我在“世界看見”這個公益組織的基礎資源。



“在做傳統的時候,我們想的是現在和未來”


觀眾:朱老師好,我的問題是,怎么才能更好的解決傳統與現代的碰撞和沖擊?怎樣融合?能不能舉一個具體而微的例子?謝謝!比如說,您從工作上的一些細節的例子,能夠給我們啟發的。


朱哲琴:就舉個例子。我們現在在“看見造物”的專柜里面,有一款提包。提包這個設計我們運用一些很典型的手織布。手織布是貴州人的生活里的物件,也是他們自己織的。曾經因為他們通商非常困難,因為在山區,物資也不可能進來,所以他們自己織給自己穿。


那么現在呢,織這個布變得好像一個奢侈品一樣,大部分當地人每人有一套,就是結婚啊婚慶的時候穿。我覺得,這個布它是有來由的,是它整個的背景,但是這個布本身的美,卻給我們產生了很多新的聯想。我反而看到這個布的時候,覺得它是一個十分當代的素材。因為它有點金屬感,它氣質上更搖滾。所以我覺得,你不要被一個傳統的物件局限在一個傳統的框架里,這可能重新創作出一個非常重要的精神和態度。


_MG_4005_副本.jpg


我們面對傳統的時候,我們要回到過去嗎?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話題。大部分人一講,說傳統很珍貴,那我們是不是要回到宋代呢?我們能回去嗎?所以其實“看見”在做傳統的時候,我們想的是現在和未來。我們覺得一個真正好的傳承,一定是能夠啟發一代一代人的。從某個角度講,我們在回顧和研究傳統的時候,不是說我們去拯救它。我覺得中國原創非常需要中國的傳統來拯救、來引導。但是它的關鍵在于,我們不能通過這種既有的傳統的方法和眼光來生搬硬套。你把一個一千年之前的智慧,來完成套用到一個已經使用汽車飛機的時代,是行不通的,這是一種盲目。


所以我說我既不是一個“唯新論”者,也不是一個“唯舊論”者。我想這是一個面對傳統的關鍵所在。而“看見”一直在提倡,一方面,在所有的利潤都回來以后我們來培植,把過去的這個血脈留下。其實你到景德鎮去看一下,很多工坊在翻版宋代的東西,那是贗品,那是“贗時代”,那是不真實的,我們的一廂情愿。所以在對待傳統的時候,可能要用一個真正實在的,跟這個時代、跟現在、跟未來有關系的眼光去看待它,而不是把傳統盲目的堆積到現代來。那條路已經在過去走了很長時間沒有通,也許這就是值得我們深入思考和探索的地方。謝謝。



“心里要有一個唐僧,再困難你都不忘初心”


觀眾:謝謝朱老師。還有兩個小問題。我特別對咱們“看見造物”團隊常駐人員的分工感興趣,不知道您能不能分享。第二個問題就是,你跟鐘聲老師在做漆藝的時候,那一套漆藝從作品到產品采樣成型的過程,能不能幫我們回顧一下。謝謝。


朱哲琴:“看見造物”現在編外編內差不多有二十個人,我本人實際上也有很多時間和精力的投入。我和鐘聲老師一起在開發某一個工藝的時候,其實會更多思考,為什么我們要去做這個漆?漆到底是什么?漆實際上是中國幾千年傳承下來的一個很精湛的工藝。它這個工藝的深度和廣度,可能已經超過我們看到一個碗的物件。所以和鐘聲的合作中,他是用漆來修補古代的殘片,使它成為一個完整的具有當代美學的一個物件。我們更在意,在開發一個工藝的時候,要先把這個工藝擔任的角色找到。


漆藝其實是一個古老的工藝,古老的工藝在介入當代的時候,它能夠幫助當代,能夠升華出一個有新的生命的一個現代的物件。我覺得這就是這些工藝真正的價值所在。去找這個工藝,去還原它的過去,這是一個層次的創作。但我覺得它真正無盡的價值,在于這些傳統工藝能幫助我們現代人。


_MG_4196_副本.jpg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我從傳統里面受惠的實在的經驗。為什么我要去尋訪?為什么這些設計師要看工坊做的東西?因為從這個傳統的學習里,我得到了非常大的啟發。這些傳統看似瀕危的東西,實際上它是真的寶藏。


在不久前有一天,我突然間看懂了《西游記》。就是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聽說過、看過的一個經典神話。《西游記》其實是講什么呢?這個故事非常啟發我,啟發我以超過一個藝術家的能力去投身到這件事情來。這個故事里面,其實講一個人,怎樣成就一個人。每一個人里面都有一個有善念的唐僧;每一個人都一個孫悟空,你所學的知識,你所具有的能力,你嫉惡如仇的判斷;每個人內心都會有一個豬八戒,你會偷懶,好色,好吃懶做,喜歡走捷徑;每個人也有一個沙和尚,我就勤勤懇懇,一以貫之。其實它就是一個人最基本的屬性。這個經典是它了解一個人本身是什么。了解之后,你會知道你應該在什么時候去彰顯它。其實就是做“看見”,做原創,心里要有一個唐僧,再困難你都不忘初心。成就一件事,也是如此。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中國古代的思想,我們去學習,我們在里面有所得,它會啟發你,然后讓你了解,你應該怎么去面對。謝謝。



“看見造物”要重新去研究造物的精神


觀眾:不管是“看見造物”還是“看見民生”,再往前看,那是一個哲學的范疇,我想問朱老師,您做“看見”的本源思考是什么?


朱哲琴:我是一個音樂家,我這么多年一直都在跟一個無形的東西打交道。而“看見”是一個物質性的,它摸得著看得見,有材質,有顏色,甚至有預算的東西。但是從某個角度,這兩者并不是矛盾的。當我在抽象世界感受的時候,我覺得這個抽象世界給我很強的力量,來讓我運用到很現實的層面中。比如說一個人,有理想,可能就會支撐他完成一張唱片。而這個完成的過程是一個非常具象的過程。有一天我站在一個雕塑前面,我突然覺得我站在這個具體的物象前,我感受到的是精神的聯想。中國人的造物觀念由來已深,中國的造物精神是,把這個人的精神寄托在這個物件上。這個觀點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也是我們和中國設計師以及國際設計師合作的時候,最大的差別。國外設計師完全從工藝的方式去解構工藝的方法、流程或者說是材料。但是中國的設計師,是在每一個物件上要傳達這種美。


_MG_4129_副本.jpg


所以說為什么“看見造物”要重新去研究造物的精神。其實就是要在哲學范疇里找到,一方水土,一群人,一個族群,它的生存,它的理念,它最終的哲學是用什么東西支撐的。我作為一個音樂家,我在觀看一個物件制造的過程,你用什么樣的心去開始這個物件的制造。你用什么樣的規矩和誠意,來一步一步把這個東西,從粗糲打磨到精致。我覺得這個過程,和這個思路本身,它就形成了一個哲學的體系。而我覺得中國當代最缺乏的就是這樣的支撐。我們可能有最快的反應能力去把全世界最貴的買回來,最新的設備引進起來,然后請最強大的技術團隊。但是為什么中國原創還是沒有起來呢?我覺得一切事物在表象之下有一個最基本的哲學和根源。這個根源是這個地方的水、天、人文,天時地利人和。這種東西形成了最獨特的文化、哲學,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形成這樣的東西。所以“看見造物”就是在這樣的哲學之下,以小見大,通過一些物件的實踐來完成對這種哲學的再思考與挖掘,而不流于一種表面的、形式上的追求。但是可能在你去實行這個表象的追求的過程中,你就一步步的接近了這種哲學,和它最深層次的邏輯,形成有意義的探索。



朱哲琴

音樂家,聯合國親善大使,“看見造物”藝術總監。1995年《阿姐鼓》在全球的56個國家發行、成為首張全球發行的中文唱片的奇跡。專輯《月出》獲第14至15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國語女歌手”“最佳民族音樂專輯”和“百家傳媒年度最受矚目女歌手”三項大獎。2014年10月,被“世界手工藝理事會”(World Crafts Council)任命為“世界手工藝大使”。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