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王家衛要找他設計電影海報?丨與又一山人聊聊藝術、設計和電影

2017-09-22 09:50:25

本文首發于公眾號  奇遇電影 (ID:cinematik)

作者:時代映畫社   已獲得轉載授權



記得十年前中文網絡上有個談論藝術電影、Cult電影的網站叫“史丹利五電影筆記”,他差不多是最早的華語影評網站,因為網主是香港人,自不免談到王家衛。


當時他寫過一系列談論王家衛的文章,其中一篇談到王家衛電影的美術設計,提及到《重慶森林》那個很特別的片頭設計是一位廣告界的老行尊做的,至于是誰,網主自己也沒有答案。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243.jpg

令人難忘的《重慶森林》片頭



這個疑問在過了十年后,偶然從一個朋友那得知,這個設計者不是別人,正是香港著名的平面設計師、藝術家又一山人。

又一山人我不陌生,2000年,回歸的第三年,香港出現了一個很著名的設計概念——紅白藍尼龍帆布袋隱喻香港精神。

而又一山人,正是“紅白藍之父”。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246.jpg

“無處不在紅白藍”,“又一山人”是黃炳培的號



紅白藍尼龍帆布袋是省港70、80年代最常見的日常用品,又大又結實,在那些歷史老照片中經常見到它的身影,人們用它來裝載貨物,然后提著它過羅湖橋,給內地的窮親戚輸送各種生活用品。在香港的大街小巷,紅白藍就是最常見的色彩。


在香港回歸的第三年,香港悄然開始關于本土身份的討論:究竟我們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香港精神又是什么?


又一山人用紅白藍膠袋最常見的這三種色彩元素,百搭地融合進各種的藝術設計中,給出了他自己對于香港精神、本土文化理解的答案,紅白藍膠袋這種尋常得幾乎被漠視的日常用品,是香港的土特產,伴隨著一代又一代香港人成長,在這里,傳統與新,本土與世界,意外被打通了任督二脈。


這一系列的紅白藍設計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甚至走出了香港進入了當代設計的領域,引起了各種關于香港本土精神的討論。又一山人也由香港走出國際,更多人開始認識他。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248.jpg

又一山人在方所



知道他替王家衛設計了《重慶森林》,我和他之間也有共同的朋友,于是一直打算約他做訪問。又一山人經常會上廣州,方所廣州店就是他參與設計的,他自己隔三差五也會來廣州替方所做各種主題展覽設計。


去年年底有天我在方所意外又碰到他,廣府話說“相請不如偶遇”,于是我和他有了以下一席聊。聽又一山人聊他替王家衛設計的故事,聊電影,聊當代設計。



王家衛的片頭設計藝術


王家衛的電影總是有一種很強烈的形式感,無論從電影色彩的運用,細致到片名(都是四個字,中英文意義皆為互文),到電影海報、片頭的設計,都花了很多心思。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251.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253.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256.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258.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00.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03.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05.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07.jpg

王家衛電影的片頭字體設計藝術



王家衛電影的片頭字體設計,就與一般港產片不同,他幾乎很少聘請寫大字的師傅即席揮毫,王家衛很早就喜歡針對電影去特定做字體設計。


在這么多部電影的片頭設計中,《重慶森林》是最特別的一部,它是用“集字”的形式,這種方法80年代在日本設計界非常流行,但在港產片中可能算是第一部,它和電影的后現代拼貼風格又是如此契合。



為什么王家衛要找他設計電影海報


又一山人:我想一想,是做電影海報先還是幫張叔平做唱片封套先,我也不記得很清楚,總之有段時間,我做了很多唱片封套,幫劉德華做過,拿著芭蕉葉那張。黎明第一張(《Leon Lai》)也是我做的,梁朝偉香港的唱片也全是我做的。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10.jpg

黎明的成名唱片《Leon Lai》封套設計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12.jpg

1993年,四大天王如日中天,劉德華這張唱片封套也是又一山人設計的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15.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17.jpg

梁朝偉1990年代在香港出版的唱片所有的封套都是又一山人設計的


因為做唱片封套設計的緣故,所以和張叔平就比較熟絡。張叔平做造型設計,我就做唱片封套設計。彼此熟悉之后,他就找我做《重慶森林》。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19.jpg

替王家衛設計的《重慶森林》電影海報,已經成為經典


事實上他是先找我做《東邪西毒》在先。當時王家衛是先拍《東邪西毒》,那部片也拍了好久,中間暫停去了拍《重慶森林》,那我也跟著幫他做《重慶森林》,記憶中這張海報也是很快做了出來。


我又繼續開始做《東邪西毒》,這個海報和他的電影一樣,仿佛永遠都完成不了。


導演、張叔平、我,一塊商量,到最后,監制舒琪就找別的設計師接替去做了,不再等我們三個。不過《重慶森林》之后的《墮落天使》也是我做的。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24.jpg

《東邪西毒》1994年公映時刊登在《東方日報》上的跨頁報紙廣告,上面這個海報就是最初版海報,是監制舒琪另找人做的


和張叔平合作過很多次,電影,唱片,直到后來我離開了香港,我去了新加坡做一個廣告公司的亞洲創作總監,常駐新加坡,自此之后再沒有做過電影海報,也長期不在香港。后來王家衛的海報基本都是夏永康來做。



為了“重慶森林”4個字,他拍了200張霓虹招牌


又一山人:做《東邪西毒》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電腦,來來回回都要用剪貼的方式,用手作的形式做。做了幾個概念、方向都不太對,到電影快要上映了,也來不及等我。


《重慶森林》的時候,電影還在剪輯階段,阿叔(張叔平)當然也不斷地給我看各個場口樣片,也給我了我很多道具,林青霞的假發,梁朝偉拿著的那個模型飛機。(最終海報做出來也蠻符合電影的風格的,各種拼貼)對,電影也是拼貼的感覺。


我當時為了做這張海報,去了重慶大廈逛過好多次,不知道你有沒有留意,海報上面有一本重慶大廈看更的簽簿,這本簽簿沒有在電影里出現,是我自己搜集回來的。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27.jpg
香港——字體之都


而片頭“重慶森林”四個字,是我在城市里拍了好多店鋪招牌、霓虹光管,但凡有這四個字的我都拍下來,拍了差不多一兩百張照片,從中挑選出合適的字特意做了一個拼貼,當時還是手作時代,挑好字之后,我又找人拍了成照片,這四個字拼貼在一起和其他當時的電影片頭非常不一樣。


到了《墮落天使》,就到了電腦時代了,就不需要手工拼貼,可以用電腦拼貼了。《墮落天使》里,黎明扮演一個經常開槍的殺手,又有城市暴力,所以最終海報呈現出來就是一個挺暴力感的海報。


《墮落天使》我做了三個版本,一個是長方形長幅的一套兩款,一個是橫的長方形,其中有一張是李嘉欣穿著漁網絲襪。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30.jpg

《墮落天使》最初版電影海報(長幅版)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33.jpg

《墮落天使》海報另一版本(橫幅版)


《花樣年華》、《春光乍泄》,這兩張海報一定是夏永康做的,字體我不肯定是誰做的,但海報一定是夏永康。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36.jpg

從《春光乍泄》開始,夏永康為王家衛拍了8部電影的劇照,也替王家衛設計海報,這是最早的一個版本



沒能阿巴斯合作成,非常遺憾


2011年,值著從事創作三十年這個機會,又一山人特別舉辦特別企劃的邀請聯展“What's Next 30x30 創意展”,與30位世界著名藝術家聯合創作,包括臺灣雕塑家朱銘、日本時裝設計師山本耀司、香港設計師靳埭強等。


原本這個回顧展其中一部分又一山人是想找伊朗的電影大師阿巴斯合作,但一直快要到展覽開幕,也未能約到他,又一山人覺得有點遺憾。他認為自己的設計理念上,和阿巴斯有共通之處。


隨著阿巴斯去年離世,也永遠沒有機會一起合作了。


又一山人:我在香港見過阿巴斯一次,如果要選最重要的一個導演,我會選他。他的電影里有很多人文精神,社會價值觀,很地道很人性,又簡單。華人導演,我喜歡蔡明亮,賈樟柯。好萊塢電影就不需要多講,他們有他們的世界觀,價值觀,但不是我最關心的部分。


《無用》,因為馬可(注:“例外”服裝品牌的創始人之一)的關系。當時在威尼斯放映時所有的海報和手冊都是我做的。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39.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41.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43.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45.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47.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49.jpg

替《無用》設計的威尼斯電影節場刊



最尊敬的電影海報設計同行


在60年代黑白粵語“殘片”和80年代“盡皆過火”的港產片黃金年代之間,夾雜著一個港產粵語片式微的70年代。


到了1970年代中后期,隨著香港經濟的起飛,娛樂行業也開始蓬勃發展,代表性的就有許冠杰許冠文兄弟的喜劇,這個時期,誕生了一個后來被稱之為“香港電影海報教父”的阮大勇,1975年由朋友介紹為許氏兄弟畫《天才與白癡》開始,阮大勇進入了電影海報設計行業。其后一發不可收拾,業內有傳說電影公司的老板們都迷信,但凡阮大勇設計海報的電影都賣座。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52.jpg

香港電影海報教父阮大勇(左),關于他我另文再敘


可以說,阮大勇的電影海報設計見證了香港電影海報設計行業的以及港產片本身的起落。


問起又一山人最尊敬的同行,他第一個提到就是阮大勇。


又一山人:(社長:你最欣賞的香港電影海報設計師是?)阮大勇,我想是在華人的插圖師當中最獨特的一個。我想他是當年最具有代表性的一個。


80年代除了阮大勇的海報,還有一個叫黃金的人,專門畫戲院外墻的電影海報,這樣東西在70、80年代開始慢慢消失。他們兩人都創造了一種風格,很地道,很深入人心,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或許現在有的邊遠地區還有,但像黃金這樣形成自己的格局的已經沒有。


香港美術、設計從50年代起步,經過到現在起起伏伏,這兩人最具代表性。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54.jpg

香港電影海報史另一個不得不提的名字——黃金


設計師參與電影海報,在香港算是零零碎碎,我也是。王家衛算是一個很具有代表性的導演,他對電影海報的要求算是很高的。


其他的,你會記得徐克的電影海報是怎么樣的嗎?可能你會記得黃飛鴻站在大片橙色天空下那張,《刀馬旦》那一張,至于其他,你還會記得嗎?吳宇森的電影海報你會記得嗎?


我想王家衛、張叔平這些人,對海報設計是有要求的。其實香港很多導演對電影海報是沒有什么要求的,他可能只會交予給發行公司去做,很多時候是跟隨市場的喜好去做,香港電影海報整體很大路貨。



什么是“香港精神”?紅白藍不能代表全部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357.jpg

又一山人亦是“紅白藍之父”


1988年,又一山人在倫敦的SOHO區一間精品店偶遇紅白藍膠袋,他自稱當時猶如當頭棒喝:一直以來香港的設計多為跟西方設計風格走,再又是日本的風格,什么是香港自己的風格?又一山人覺得,紅白藍膠袋才是香港的東西啊!


自此,他把這種“地道東西”糅合進了自己的設計作品里,于是便有1990年代一系列的地下鐵廣告,這種用傳統去與更廣闊受眾溝通的方式,讓這個廣告爆紅,也讓又一山人躋身香港知名設計師之列。


又一山人:設計是從西方來的,無可厚非,大部分的香港設計師都是跟著世界潮流而去的,最初美國的設計很強,他們的設計理念就很影響香港。接著是日本。


我剛出道的1980年,日本的設計師最影響全世界的,無論是經濟還是設計理念,都是主導全世界的。


當然近20年可能就是英國,荷蘭,瑞士,到今天都是歐洲主導。這是大的潮流,香港在80年代被日本深刻影響。


當然你也看到陳幼堅先生的“東成西韻”和靳埭強老師的中國傳統當代化。其實傳統當代化的演繹也不是后來我關注的地道取向。


我是較早期去探索“地道”的元素,通過做廣告做平面設計,將世俗生活的感覺拿出來用。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00.jpg
1991年港鐵MTR系列廣告,是又一山人成名之作。它的電視廣告還是有又一山人自己親自上陣,廣告中運用了“如來神掌”等歷代香港人都熟悉的“元素”


我的轉折點是1989年開始做地下鐵廣告的時候,用了無數的地道元素去做。到今天,談本土文化,談本土特色,已經不算陌生,媒體也講了很多,但在90年代以前這個意識是很薄弱的,當時大家也不往這個方向去探索。


我有這個意識是因為1988年,我在倫敦一間精品店看見他們賣紅白藍膠袋,我當即如夢初醒,在英國的SOHO區,一個精品店,他們竟認為紅白藍膠袋這么特別,這本來就是屬于我們的東西,自此之后我開始反省。


那一刻真的有一巴掌摑醒的感覺,自此之后我就特別反省,到了1990年我能做出地鐵廣告,和我在1988年在倫敦認識到什么叫“本土特色”有關。


我在地鐵這個客戶之前,做過地產客戶,時裝客戶,甚至我做過香煙的客戶。


每次做這些客戶,其實你都只是針對一小撮人,你不是針對大眾、全香港人,從知識分子都牛頭角順嫂,你都要理解,要討好所有人,很難。巧的就是,當我1999年做地下鐵廣告的時候,正好印證了1988年我在倫敦見到那些紅白藍膠袋的感受。


所以從那天開始我就決定,再沒有比用本土元素和別人溝通更容易的事了,認同感大很多,也很容易明白,所以往后我用了很多地道的元素,電視廣告啊,海報啊,將紅白藍變成我個人的創作則是很往后的事,我很強調地道元素,除了東方精神之外,是我最強調的,我的命運走過來就是如此。


你看我今天做的設計,很多小孩都會跑過來摸一摸或者拍個照片,因為這些是和你的生活有關系的,共鳴感很強。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03.jpg

和又一山人聊天的當天,他正在為方所廣州店布展,臨近農歷年尾,他這個展用搜集回來的過去時代民眾最日常使用的器具組成,“年味”不言自喻


從2000年做紅白藍到今天已經16年了,大大小小,室內室外,平面立體的都做過了,大家一看見這個,就說是香港精神,其實在這里我要更正一下,香港精神不能用一個很簡單的價值觀去決定什么叫香港精神。


我是在60年代長大的,從70年代大家都很窮變成一個國際都會,大家的投入感、存在感、“明天會更好”、捱得苦,都是我小時候見識過的,所以每次我用紅白藍我是推銷正面積極的東西。


到了80年代90年代大家富有之后,出來了一種見“陳積性格”(陳積是香港一套電視劇《香港八一》里面的人物,人稱“通天經紀”),他是電視劇人物,是個sales佬,拿著個公文包,到處走,找生意,口若蓮花,小聰明,這個叫陳積,這個就叫香港精神:小聰明,快,很多辦法——這些都是香港精神。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06.jpg

TVB著名的綠葉顏國梁扮演的“陳積”一度代表香港精神


所以不同年代有不同的香港精神,所以每次你問我紅白藍代表什么,那一定要返回到60、70年代我講的那些,不是陳積這種,也不是講多元化那些。



海報設計是伺候客戶的藝術,不是個人發揮


又一山人:我除了做商業項目之外,還做了很多文化推廣項目,劇場海報,進念劇場之類。我認為,做文化推廣,不論是電影,劇場,舞蹈,這是別人的創作,記住不是你自己的海報,要將這個項目升華出來。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10.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13.jpg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15.jpg

又一山人設計的劇場海報



我很怕那些人將自己的看法揉進去,有誤導觀眾之嫌。究竟是你在做創作,還是你的客戶在做創作。我很強調,我是錦上添花的那個人,不是原創的人,原創的靈魂是屬于委托你的藝術家,這個關系一定要搞清楚。


我舉兩個例子,方所幫林強發行了一張電影原聲CD,我替他做唱片封套設計。我當然是很喜歡林強的音樂,他配樂的電影我也都看過。


我首先問他,林強,你為電影配的音樂是什么?我要跟他溝通,我說,不如你寫幾個關鍵詞形容一下你的音樂,我才有做的起點。他在電子郵件里很簡單地跟我說了四個字:上善若水。


我一看,我就明白了,所以你看他的唱片,是用兩塊紙板夾住唱片,上面有一塊很長的布綁住,你一定要揭開布條攤開才能取得唱片,這里面就包含了河流與水的概念。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19.jpg

《若水:林強電影音樂作品集2013》CD封套整體設計


林強自己很喜歡這張唱片,后來他做《聶隱娘》的電影原聲又找我,我又問林強,他想要什么。當然那部電影我有更多切入點去了解,我跑去聽了侯孝賢在香港的演講,關于電影,關于傳統,關于唐代,聽他講他如何與年輕的編劇(謝海盟)如何一起去參與劇本,他如何還原唐代的面貌精神。


微信圖片_20170922093422.jpg

《刺客聶隱娘》電影原聲CD封套設計


林強說,其實剛開始我婉拒了導演,因為我對唐代沒有什么認識,但導演堅持讓我做。


這張唱片封套的設計理念就是,你可以看到歷史文化的傳承,讓聽眾、觀眾去重新認識古琴,在做封套設計的時候就要考慮到如何將這個脈絡拿出來。我要有充分的理解之后,最后你看到這張唱片我用了兩個元素,就是將古琴音域用視覺化表達出來,重疊在古代的音樂的樂譜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