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滔:像地理運動一樣工作

2016-11-21 14:22:21張媛媛、維他命藝術空間

周滔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繪畫與綜合媒介創作專業。回溯與當代藝術的第一次結緣,周滔表示是在2000年的上海雙年展上,“當時是耳目一新而完全不同于學院的。”如今,周滔以廣州為基地,也常常去其他地方,目前便身在曼谷,為Han Nefkens基金會BACC亞洲藝術獎創作一個新的項目。他形容自己的工作像地理運動一樣,而廣州這個“松散的,平庸的,無核心的,更偏重于生活的城市”因此成為了讓他感到“易于工作和拍攝”的常駐之地。

 

方所(以下簡稱“方”):錄像作為你創作的主要呈現方式是如何表現您的思考的?

周滔(以下簡稱“周”):我至今主要創作幾乎都是錄像為起點,但如果從內部創作經歷來看,實際上我并沒有完全集中在媒介風格化和媒介本身問題的討論,看起來都是錄像,但卻是在不斷的改變姿勢和角度與其發生關系。而在影像的對面,是追求更為開放的工作方式和方法,如何建立工作平面,重新建立地理區域內的時間性的維度,這是我近年來的工作核心。

 

方:即將在方所展出的《南石頭》是你于2010年至2011年創作的作品,當初是什么因緣激發你做這個創作的?

周:《南石頭》,是我在紐約呆完大半年回到廣州之后開始的一個計劃。近一年的時間生活在這個地區,創作是積累-生長-發散的形態,來重新建立區域的地理感知。或者是“出走”于美術館空間不斷虛構的審美系統核心-這個地理形態。

 

方:《南石頭》涉及到與“模特”阿玨的合作,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嘗試?

周:阿玨,是一個炒股票外匯的一個抄盤手,但有意思的是他的身體動作特征總是慢于別人半拍,甚至他的工作效率也是,他具備某種與金融社會格格不入的身體特征。他恰好成為對于這個社會的時間感知最好的捕獲器-模特。他以自我身體為媒介特征,我們一起在南石頭完成很多的“片斷”和“時刻”。他是“朋友”,是“合作伙伴”,是“演員”,也是影像本身的形體。


QQ截圖20161121140926.jpg

 

方:身居廣州,你有許多作品都與在地生活有著很深的鏈接,在你看來,廣州這座城市的生活和文化對你的創作有怎樣的啟發或影響?

周:廣州對于我來說,是松散的,平庸的,無核心的,是一個更偏重于生活的城市。反過于創作來說,更需要觀察,錘煉,和細膩捕捉,就像是需要習慣與整年都是綠色的植物生活在一起一樣,很安靜和放松。在地城市的某種內在基調,往往會與藝術創作中“事件”的韻律和節奏相聯系。

 

方:近年來,不少廣州藝術家紛紛轉移其他城市,為什么你會選擇堅守廣州?

周:留在廣州最大的理由是,我覺得這里易于工作和拍攝,特別是對于我現在這樣,像地理運動一樣的工作。希望以這里為基地,也常常在廣州以外的地方進行具體的項目。實際上廣州還是有不少年輕藝術家生活在此,并堅持著自己的創作,只是較少有讓更多人認識了解他們的機會。


QQ截圖20161121141007.jpg

 

周滔
現生活在廣州,2006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2009獲紐約亞洲文化協會基金會獎學金,2012年獲選為巴黎Kadist基金會駐留藝術家。他曾在廣東時代美術館、麻省理工視覺藝術中心,三藩市和洛杉磯做過個人展覽。參加的其他群展有:2011,“超越批評”,第六屆庫里提巴雙年展,巴西庫里提巴;2011,“中國當代藝術三十年之——中國影像藝術”,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2010,是/但是,LocationOne,紐約;2009,第三屆ICP攝影和錄象藝術三年展,紐約國際影像藝術中心;2009,“大世界:近來中國的藝術”,芝加哥文化中心;2008,“廣州站—廣東當代藝術特展”,廣東美術館等。 


編輯/伊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