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昌世:嶺南現代建筑的清晨

2016-11-20 21:56:21馮江

QQ截圖20161031163737.png

作為中國第一代建筑師中的特立獨行者,夏昌世(1905-1996)的人生充滿了例外。

 

1918年,夏昌世和兄長夏安世一起到德國求學。

1929年,與Ottilie Bretschger結婚。

1932年,他在圖賓根大學通過了藝術史博士學位論文的答辯,旋即回國。和其他呆在大城市從事新建筑設計的同行不同,他經過在上海的一段短暫停留之后,很快就陪同德國人鮑斯曼跑到山溝溝里去考察各地的古建筑和傳統園林,成為了中國營造學社的一員。

 

夏昌世曾到大西南去修滇緬鐵路,學會了許多在困難條件下實現新設計的土辦法。因為不適應工地佬很江湖的打交道方式,1940年起他開始到大學任教,做過國立藝專的教務長和中央大學、重慶大學的教授,偏偏又遭遇了學生驅逐教授的運動。

 

抗日戰爭結束之年,夏昌世離開戰時陪都,前往廣州的國立中山大學建筑工程系(華南理工大學建筑系前身)擔任系主任。對于夏昌世來說,這一次是遠離是非,也是重歸故里,他出生于這座城市,在培正中學度過了自己的青蔥時光。據學生們回憶說,他是一位喜歡穿花衣服的教授,總是拄著文明棍,叼著煙斗,那是在絕大多數人只穿白色、藍色和綠色衣服的年代。

 

QQ截圖20161031163811.png

在建筑創作上,夏昌世也是獨樹一格的。從1951年開始一直到1966年的十五年是他建筑生涯的高峰,長期的積累終于在這一時期爆發為創作的力量,建成了一系列令人難以忘懷的作品:

華南土特產展覽交流大會水產館,建筑輕盈,空間流動似水;

華南工學院圖書館,將楊錫宗設計的大屋頂方案改成了經濟的平屋頂,卻成功創造了更強烈的知識殿堂的氣息;

中山醫學院校園建筑群,遮陽體系和屋頂的磚拱隔熱層得到廣泛應用,是夏昌世受傳統的啟迪而獲得的創造,遮陽做法被命名為“夏氏遮陽”,甚至比柯布西耶的類似設計還要早;

鼎湖山教工休養所隨山勢起伏而錯落有致,每平方米造價只有45元,卻充滿了詩意;

中山一醫工字樓,成為其后全國各地醫院設計的主要范型。

 

迥異于其時的“社會主義內容、民族形式”主流,他在建筑精神、技術和形式上,主動嘗試現代建筑與鄉土建筑的結合,引入嶺南傳統庭園的空間意趣,將設計建立在對嶺南氣候條件、地理環境和傳統建筑文化根基的理解之上,真正將現代主義建筑植根于嶺南大地,創造了輕逸、明朗、通透的嶺南建筑新性格,開啟了嶺南現代建筑的早晨。

 

在陶鑄的特別批準下,夏昌世不僅有一份教授的工資,在為中山醫學院設計校園期間還獲得了一份建筑師的薪酬,因此可以維系自己的建筑師事務所。他這樣兼具現代主義和地域主義傾向、有著鮮明個性的建筑師,為新中國初期的建筑歷史貢獻了彌足珍貴的多樣性。

 

不過特立獨行帶來的并不總是幸運和創造力。早在水產館設計之后不久,《人民日報》就刊文批判了“ 香簽一樣細的柱子 ”、“ 出挑很遠卻像蟬翼一樣單薄的陽臺”、“資本主義的臭牡丹 ”。他娶了德國人為妻,因此成為歷次政治運動中的“ 運動健將 ”。在設計生涯的高峰,突然被無罪投入監倉,四年后經周恩來過問而開釋,其后移居德國,郁郁而終,至今尚未平反。

 

夏昌世設計的那些有遮陽板的建筑上,后來慢慢掛滿了空調機,再后來有些建筑的遮陽板被打掉了,只剩下空調機,再后來因為人們嫌空調機難看,就把它們裝在各種百頁籠子里,那些百頁看起來就像遮陽板……這究竟是一種諷刺還是一種輪回?


一日之計在于晨。


編輯/伊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