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偉棠:尋找倉央嘉措的回聲

2016-11-20 22:10:55廖偉棠

QQ截圖20161101111632.png

引子


從2001年開始,我迷上了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詩歌,于道泉的新詩譯本、曾緘和劉希武的文言譯本,都各有韻味,雖然這是一個被漢語化的倉央嘉措,但詩歌本質的永恒情感,是超越漢藏之隔的,我這樣安慰自己,并接受了這個被再造出來的情僧、背教詩人。

 

這十年以來,倉央嘉措之名愈隆,許多假他名義創作的濫俗情歌借著電影電視暢銷書以訛傳訛,成了小資青年新的帶點酥油味的心靈雞湯。另一方面又有極端反撥者,重譯倉央嘉措,力求把他納回純正宗教道歌之檻,不料又重演道學家曲解詩經之謬。

 

左肩布達拉右肩是雪,
哪個更重哪個更無邪?
倉央嘉措不是倉央嘉措,
被多情和無情的人一再洗劫。

 

QQ截圖20161101111717.png

六月的一個黃昏,我從廣州方所朗誦詩歌后回港的車上寫下這些詩句,因為路上正好看了龍冬新譯的《倉央嘉措道歌》,困惑于他又一新面孔。若然倉央嘉措已經不是倉央嘉措,那么他今天的面目該是如何?我尤其想知道最初源自門巴族、藏族文化滋養中的那個倉央嘉措,今天的藏人如何理解和傳承他,而不是這個被漢人壟斷了闡釋權的倉央嘉措。

 

得知在西藏的工布、門隅邊境,依然有年長的珞巴族、門巴族歌者能唱古代兩族歌謠(這些歌謠也是倉央嘉措詩歌的源頭之一),我便決定前往尋訪,并且以倉央嘉措行跡所過的地方為點,尋找藏人內心的那一個倉央嘉措。被我邀來同行的,是多年老友、實驗民謠音樂家宋雨喆,他熟悉西藏民間音樂,該是我的好向導。

 


QQ截圖20161101111801.png

迷失菩提謠

 


吉日巷深處有雪,木如寺大院
的孩子們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我的傷足
裹不上水做的僧靴。
那個人在云中打茶,撫獒,
我記得那面容清澈勝光,
我記得須彌翻滾時,
你收拾壇城不遺漏一點微塵。
2012.7.7.扎西曲塔酒店

 

燕游夜歸的人不要在凌晨打門了,
那個金剛力掌門的已經死了。
杜鵑化身的人不要再吹口哨了,
變戲法的姑娘早已嫁人。
咚咚咚咚的是誰焦急的腳步啊?
是誰把米拉日巴的泉水一口喝盡?
是誰說她的辮稍沾酒沉重?
那沾了酒的喇嘛此刻裸肩香濃。
2012.7.8.扎西曲塔酒店

 


雖不曾上去過楚布寺
誰沒見過沖賽康的鴿子飛?
雖不曾離開過羅布林卡
誰沒聽過夜哭的鬼。
我把歌聲一減再減
還是打擾了山神的午睡,
受傷的魚載我渡過漆黑拉薩河
叮咚作響的只有冰凍的耳垂。
2012.7.9.扎西曲塔酒店

 


銹槍如星促我過山嶺,
洗過的手就不好再結舊手印。
兩只山羊一只是冬蜜一只是苦心,
兩個情人一個是火一個石頭浪中轉。
好世界,既裟婆,便堪忍。
聽不懂的歌我愿意再唱一遍:
這把刀子我留下了,連同刀上雪;
這片海我帶走了,不帶走水中經。
2012.7.10.林芝八一鎮

 


倉央嘉措不認識搭便車的曲珍,
曲珍也不認識倉央嘉措,
但曲珍認得司機南木加的阿里口音,
就像新雪認得宕桑旺波的腳印。
南木加啊,這杯酒就讓我替你喝吧,
曲珍,318國道通不往爸拉的家!
貢布的鸚鵡你替我看著,
米拉山口的雪下了不止一夜。
2012.7.12.吉曲酒店

 


悔心人翻過了米拉山口,
髻花的棄婦還在拉薩看云。
黑牦牛帳篷里睡著白珍珠呢,
打馬的人夢見的并不是你我。
南木加的頭發還是青青蓮葉,
曲珍的頭發已經被過路客染黃。
這個漢人喇嘛真不會念經,
云綴滿了金珠就變成了拉薩的星星。
2012.7.12.吉曲酒店

 


甘丹寺的天梯七七四十九繞,
布達拉的夜路九九八十一回,
我的菩提心不繞也不回,
像那鹽湖平靜,像那鹽湖苦澀。
七七四十九繞也摸不到天啊,
九九八十一回也回不到拉薩。
脫光了的心在雪中跑步,
百千空行也不如它明艷。
2012.7.14.澤當郵政酒店

 


沒家的人,去山南,
沒廟的喇嘛,在落山風中掛單。
瓊結姑娘在別的工地唱別的歌了,
仁增旺姆你別再對我笑。
沒家的人,去澤當,
沒頭腦的驟雨,在昌珠寺游方。
成都姑娘半夜的招客電話多悲傷,
需要按摩的是頭疼的金剛。
2012.7.14.澤當郵政酒店

 


拉薩地方宕桑旺波最漂亮,
我和德吉都這么認為;
瓊結地方姑娘都漂亮,
宕桑旺波和宋雨吉吉是這么唱。
措那地方斗卓瑪最漂亮,
南木加一個人說了算;
林芝地方央吉瑪的媽媽最漂亮,
我們所有人都這么想!
2012.7.17.貢嘎

 


門隅的姑娘是峽谷流水,
向北向南捎著六聲杜鵑;
門隅的男子是水中傷雷,
向東向西不懂再回頭。
門巴司機巴珠摸黑攀雨,
送來了拉薩的浪子和啤酒。
小巴珠不是倉央嘉措,
不知道酒醉的官兵已守在門口。
2012.7.17.吉曲飯店

 

十一
我下“雪”偷情,
雪偷走我的腳印。
我下山偷馬,
雪中傷斃的是我的強盜前生。
群山押解,群山啞嗓,
群山揮灑億萬碎銀。
你買得去我的拉薩酒坊,
買不去我的賣酒情人。
2012.7.17.貢嘎

 

十二
高高的雪峰在家嗎?
玉鬃的雪獅來探望你。
玉鬃的雪獅不回家了嗎?
不度亡仁波切我要走了。
門巴的少年遠走了,
楚布的少年遠走了,
不忍聽雪是宗角祿康的夜歌,
不忍看拉薩河是扯碎的哈達。
2012.7.17.拉薩至成都飛機上

QQ截圖20161101111835.png


 編輯/伊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