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偉宗:歌詞是一個城市的心聲

2016-11-21 10:56:20岑偉宗

QQ截圖20161101120813.jpg

在您的創作當中,有沒有哪個作品令您印象最為深刻的?

 
我想我會選音樂劇《一屋寶貝》。這部音樂劇于2009年創作并首演,2010年至2012年都有在香港演出。2011年甚至帶去了澳門,2012年也曾在廣州做了一場音樂劇演唱會,純粹就是演唱里面的歌曲,沒有戲劇的部分,是一個比較特別的形式。在我自己的個人經驗里面,一部戲可以在幾年內一直有那么多次演出,而且每一次觀眾都那么期待那么喜歡,甚至會把它原來的形式換一下,變成一個新的形式再演,這是以前沒試過的,所以印象挺難忘的。

 

 

作為作詞人,為什么您會選擇主力創作音樂劇、舞臺劇?

 

因為我在這個媒介、這個藝術形式上得到很大的滿足感的。一部戲從頭到尾的變化是很多的。一部音樂劇是不止一首歌的,有時候會有十幾首,你要在這個空間中去講述一個故事,用這些歌去展現這些人物,人物的個性是多樣的,情節也有很多的變化,于是牽引到你要用的音樂形式,甚至配合這個音樂形式,你的用字用詞都會有很多變化。舞臺對我來說就像我的家一樣,因為我原本也是出身自舞臺劇的。我覺得,舞臺是個有限的空間,但你要在有限的地方變出無限,你要上天下地,你要運用觀眾的想象力、刺激觀眾的想象力,讓他和你一起環游世界、天馬行空。這一種形式,這一種技巧,我也很喜歡。這便是我選擇做舞臺劇為主的原因。 

 QQ截圖20161101120859.jpg

都說優秀的歌詞能為歌曲注入靈魂,您是怎么看待音樂與歌詞之間的關系的?

 

我覺得音樂與歌詞的關系,在音樂劇、舞臺劇來說是并肩作戰,無分彼此的。因為音樂其實是很抽象的感覺,作曲家可能有一些很強烈的想法,但很多時候他用盡各種語言都沒辦法解釋給別人聽。歌詞就是我嘗試用人人都知道的語言去放進那段音樂里面,好像一個詮釋者一樣去詮釋了那段音樂是什么。也就是用語言文字將它表達出來。語言是一些實在的感覺,抽象的音樂和實在的語言兩樣東西如果配合得好,其實是相得益彰的。我覺得歌詞不僅是為歌曲注入靈魂那么簡單的。因為音樂的靈魂已經存在的了,歌詞其實是賦予了一個形態讓很多人都能感受到、接觸到。

 

這些年的創作,是否帶給您一些思考?您又是如何將這些思考帶入作品當中的?

 

人生當然是會不斷成長的,隨著你的經歷、見識、知識等,你的思想和思考都會不斷改變。

我想不單只是我的創作,任何人和事都會讓我思考,繼而有了一些轉變,繼而也會反映在我的創作里面。譬如音樂劇《一屋寶貝》里面有一首歌叫《誰無過》,一開始的兩句歌詞是“時候其實冇多,得相見就咪拖。”這兩句歌詞真是我有感而發。隨著年齡增長,身邊有很多老人家都會慢慢相繼離開你。有時你這個星期想去探望某個好久不見的老人家,突然之間你可能有事不能去,心想下星期再去好了,但很不幸的,下個星期這位老人家就不在人世了。我自己也是見過這樣的事,所以當我寫到這首歌,這首歌其實是說一位媽媽勸兒子有空回去探望一下爸爸。當我為這么個處境寫一首歌的時候,我就突然想到這兩句歌詞。這真是人生體驗。經歷過,有過這些考量才能寫出來的。很慶幸有這種感覺的人不止我一個,因為很多觀眾聽完之后都覺得這句歌詞說中了自己一直沒想過的事。對我來說,創作和思考彼此其實是分不清孰先孰后的。

 

您認為歌詞和城市的關系是怎樣的?

 

我想這個問題針對的應該是一些能夠傳誦的歌曲。我覺得歌詞是一個城市的心聲。這個城市關心的東西、重視的東西,甚至是渴望的一些東西,往往就是經過一些能被傳誦的歌詞反映出來的。所以流行曲很多時候用字用詞都是很有時代色彩的,因為你是屬于那個時代的,你是在說那個時代的事情,那個時代的心聲,自然就會用那個時代的語言和文字來說。


西方觀眾早已把欣賞音樂劇當成了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音樂劇在國內的發展似乎并不順暢,對此您怎么看?

 

我們往往會將華人社會跟百老匯、倫敦音樂劇發展做比較,我覺得這個比較其實意義不大,最多只能激勵自己做好一點。因為英美的戲劇歷史比我們長,而且他們有一個很成熟的市場,加上他們有很好的觀眾,有很大量的觀眾。觀眾從何來呢?就是通過教育。在英美的小朋友很小就開始接觸音樂劇了,甚至是在上學時間由老師帶去看職業劇團的演出。現在香港已經有一些學校恢復戲劇的活動了,有這個開始其實我已經覺得不錯了。可能現在我們未必做得順利,但這些學生長大以后,當他們有機會成為中流砥柱的時候,可能就會幫助音樂劇的發展。我覺得到現在為止,香港音樂劇的發展應該還是播種的時候,真正蓬勃的時候應該看將來。

 

 

要讓音樂劇真正成長起來,必須創作出屬于我們自己的優秀作品。然而音樂劇起源于歐洲,對我們來說更像是一種舶來品,我們應該如何促進音樂劇的本土化?

 

我常覺得要促進一樣東西發展是包括各方各面的。其中我認為教育是很重要的,包括教他們去創作和教他們去欣賞。我們不需要一些人去附庸風雅,我們更需要別人由衷地懂得欣賞,好的東西會稱贊,不好的會狠下心腸去批評。另外身為音樂劇創作的其中一員,我覺得我們這個行業一定要做出好東西。只要你做出好的作品,自會有人去推廣的。當然音樂劇不僅演出的部分,還會包含制作的層面。所以我也很希望有一些文化官員或執掌藝術推廣的人能多點留意這個城市本土的創作。因為本土創作真的很重要,是建立一個城市的形象,建立一個城市的文化的重要成分。

 

 

美國音樂劇在很大程度上體現了美國的城市精神和文化觀,貫穿在百老匯的歷史當中。那作為香港的音樂劇作詞人,您覺得香港的城市精神是什么?這種精神是否會影響您的創作?

 

香港人很有競爭的精神,但他們同時很重視公平競爭,重視秩序。我覺得這是香港的一個特色。我記得剛開始入行的時候,前輩黃霑先生說過,香港最好的一點在于,只要你是有能力的,你始終會有機會。這也是香港的特色。我想正是香港這種公平競爭、重視能力的精神讓我有機會創作,有機會碰到那么多出色的演藝工作者和作曲家。我很珍惜也很感激有過這樣的緣分。

此外,香港是個講廣東話的地方。粵語的語音及句式保留了很多古漢語。我以前讀唐詩、宋詞就是用粵語讀的。我很容易會明白什么是押韻,而粵語也保留了很多古漢語的詞語,這個語文基礎使我連接古今,這都是我創作的基礎。童年的時候未必明白,到了長大,真正用中文來創作時,就發覺兒時粵語的薰陶,令我很容易明白古今的中文特色。要寫有時代風格的東西,相對就很容易上手了。

 QQ截圖20161101120955.jpg

岑偉宗
香港著名作詞人,

主力創作音樂劇、 舞臺劇,
詞作亦散見于電影、 電視及流行曲。
曾憑電影原創歌曲《十字街頭》榮獲臺灣金馬獎最佳
原創電影歌曲及香港CASH金帆音樂獎,
憑音樂劇《一屋寶貝》
獲香港舞臺劇獎“最佳原創詞曲獎” 。


編輯/伊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