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山人:一碗生命

2016-11-23 18:22:18又一山人、董懂

QQ截圖20161102145834.jpg

2013年11月23日,又一山人在方所,分享關于《一碗生命》的創作及思考。通過作品《一碗生命》討論物于家的關系。

 

家對于我來說有非常長遠的關系。大家知道我在做個人創作之前,是做商業創作人的。我做廣告的時候,幫許多地產商做過很多關于家的創作。大概有30至50個地產項目是通過我來推銷的。

 

家對我來說是一個庇蔭。家可能是一個破裂的家,這個題目在我的個人創作中不斷地發生。在過去十幾年當中我都有講到家這個問題。曾經有一個廣告商捐了一塊很大的廣告牌給我,做了一個“以心建家”的廣告。當然這個家不是一家三口的家,而是我覺得香港是一個家。“紅白藍”這個創作作品是一個跟“家”相關的示范單位,我把紅白藍的物料做成所有家具,廳床書房。香港在過去的十幾年當中是一個充滿競爭,比較負面的城市。我想通過這個物料,真正地讓所有人成為一個家。

 

最近第四次“示范單位”在新加坡公開展出,我對這個“家”做了一些調整。在過去的時間,法國人看到這個展覽,說它是屬于法國的,美國人說是屬于美國的,英國人也覺得很有共鳴。新加坡這個展覽我另外開了一個書房,把所有跟紅白藍有關的國旗都掛在里面。其實這個家是屬于誰的呢?究竟是泰國的,俄羅斯的,還是香港的?

QQ截圖20161102145921.jpg 

家和國之間有權力的學問,也有很多主觀、偏見的因素。我過去六七年拍的爛尾樓也有很多元素跟家有關。在廣州,我帶了一個老太太和一個老伯上去做了一場戲。我在里面放了一些小朋友的玩具。我叫他們想想自己的孩子或者孫子很久沒有回來看望你的那種感覺。他們完全不用教,非常容易入戲。我相信他們非常了解兩代甚至三代之間的隔膜。在新加坡拍攝爛尾樓的時候也有一個家。這是個沒有完成建筑的大宅,也沒有人在里面居住。在這個大廳當中陳列著一個物件。我大概拍攝了一百多個爛尾樓項目。這是其中一個最令我感到難受的,因為大廳當中放的是這座大宅的模型。模型完完整整地建出來了,但是這幢房子卻沒有。讓我感受到了人生的唏噓。過去的幾個月香港的一群攝影師也為“家”這個題目做了攝影展覽。十幾個攝影師每人拍攝了二十五個家,一共三百多個。每個人就自己對家的興趣挑選了不同的題目。有人拍攝了自己的鄰居,有人拍攝了重病患者以及與他家人的關系,有人拍了武館,因為師父和徒弟也是一家人。我選擇了我曾經體驗過的很特殊的一家人。他們是一些獨居老人。因為一些慈善項目,我有機會跟他們相處過幾次。很繁忙、充滿競爭的香港覺得他們是一幫被遺棄的人,可能是很可憐的。但是我跟他們相處的時候發現他們其實十分自在和有生命力。所以我想通過這一次的攝影,讓香港人感受到什么是生命力。

 QQ截圖20161102145947.jpg

周年慶的時候我們以城市為題目,我也在這個展場里跟廣州美院的王紹強教授做了一個創作。從一個熱水瓶出發,想借著熱水瓶,倒一杯熱水,探討一下人的關系。搜集回來很多用過的暖水壺。有王紹強老師的作品和他的學生的作品,以及我的作品。又一年過去,我選擇了一個碗作為一個家。現場的碗都是我們同事家里拿回來或者搜集回來的碗。也算是方所的家的感覺。我也邀請了我們的同事幫我做這些植物在上面。大家看起來有點奇怪,植物不在花盆里,而碗里裝的也不是飯。我想探討施與受的問題。文字是這樣寫的:

 

吃一碗飯 生命得以持續
喫一碗茶 身心靈為之飛揚
往內 從外
從內 往外
有來 有往
有受 有施
碗里頭的
可往肚里吃
可栽出生命
一家三口是家
三代同堂是家
大地眾生萬物正是家


大家 才是家


有一點我倒為自己慶幸,因為我好奇,因為我的廣告工作,因為我的運氣,30年來,我走過、飛過比平常人多很多的路,看過很多人、情、事。看著自己沒有因為走太遠,而找不到路回家。當下,我站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心田。


QQ截圖20161102145854.jpg

又一山人

原名黃炳培。曾擔任多間廣告公司的創作總監。于2007年成立84000 communications,從事品牌、文化推廣及設計工作。黃氏在藝術、攝影、設計及廣告等的作品屢獲香港及國際獎項五百多項。穿梭本地及國際藝術展覽,其「紅 白 藍」藝術作品更于2005年代表香港參加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榮獲2011香港藝術發展獎之年度最佳藝術家獎 (視覺藝術)大獎。


編輯/伊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