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贏椿:蟲子旁——回到大自然的家

2017-01-24 16:23:00朱贏椿

IMG_6830_副本.jpg


小生命里的大世界 

自然面前,萬物平等。太陽一視同仁地普照大地,不會對任何物種有所偏私,這是順應了自然的平等之道。在自然的眼里,生命無大小。但在人的眼里,卻習慣于區別生命的等級。人往往會對獅、虎、鯨、象等大型動物滋生敬畏之心,而對不起眼的小昆蟲產生輕視之意,甚至任意踐踏傷害小蟲們的生命。人還會以自己的喜好,從自身利益出發,將蟲子區分成所謂的“害蟲”和“益蟲”。但我們卻不知道,在茫茫宇宙之中,人的存在是否也像蟲一般微小而不足道。所有生命都有平等的生存權利,既然人會從人的角度,懂得愛惜人自身的存在價值,那么,小蟲的生命也一樣應當得到尊重和愛惜。如果能夠拋棄成見,放低身姿,去仔細觀察小蟲,了解蟲子們的生活,我們會意外地發現,蟲子的小生命里其實也存在著多姿多彩的故事,蟲子也有屬于它們的生老病死和悲歡離合的生命遭遇,那分明是一個意涵豐富的大世界,那里也存在著給人以啟迪的大智慧。


朱贏椿以藝術家特有的視角發現并親近身邊的小蟲,觀察它們的生活,捕捉它們的影像,錄制它們的聲音,講述它們的故事,用綜合的藝術手段向我們呈現了一個真實而生動的蟲子的世界。這是藝術家試圖透過小蟲來傳達對于生命的獨特理解:在蟲面前,人并不偉大;在人面前,蟲亦不渺小。生命本無高低貴賤的區分,如果我們懂得了尊重蟲的生命,我們才能真正懂得尊重自己。



【  專訪  】


方所:能跟我們介紹一下這一系列攝影作品嗎?

朱贏椿(以下稱為“朱”):談不上攝影作品。這些相片就是我工作室周圍十米之內,我遇到的一些蟲子生活的場景。不是為了創作、攝影拍的東西,而是一種遇見、觀察、拍攝、記錄。初衷不是為了藝術,只是覺得記錄下來很有意思。

 

方所:《蟲子旁》并不是您第一本與蟲子有關的書。您曾經用螞蟻和蝸牛作為主要元素設計過《蟻囈》與《蝸牛慢吞吞》兩本書。您是怎么開始記錄蟲子的呢?

:我從小就喜歡觀察昆蟲。小時候沒有好玩的東西,也沒有很多書可以看,只能從自然界中尋找有趣的事情,看植物,看昆蟲,看動物。這就像現在的孩子們讀書一樣,我則是讀自然這本書。后來到城里讀書、工作,對蟲子就忽略了,它們被陌生、豐富的世界代替了。隨著年齡增長,我內心的東西又慢慢浮現出來,發現小時候的感受依然是那么強烈,呼喚著我去看、去感受,去把工作節奏放慢,去觀察拍照。


             p160_副本.jpg


方所:在《蟲子旁》中,您提到希望蠼螋和小蟻搬家后,可以離人類遠一點。為什么?

朱:因為人走來走去,總會踩到它們。種花種草種菜要打農藥,防治蟲害,總不愿意蟲子來咬掉。像我喜歡澆水,一澆水,蟲子們就得“逃命”,蟲子跟人在一起太危險。

 

方所:您看蟲子的時候,看到許多自然界的競爭,弱肉強食,是否有特別注意這一部分?為什么?

:不是特意注意的。蟲子的世界和人的世界是一樣的,這是自然規律。從我個人來說,我很希望可以幫助一些弱小群體,有時候會干擾螞蟻的生活狀態。這樣肯定是不對的,因為破壞了大自然的生物鏈。但我并不是研究昆蟲的科學家,我更多是以人性的眼光去看待這些有生命、有靈魂的生靈,會想要幫助弱勢的一方。每天看到蟲子的世界,就是這個世界。有些場景會讓你震撼,比如很小的螞蟻跟很大的蜈蚣搏斗。


           p083_副本.jpg


方所:您設計的書,有許多都與自然有關,也用廢棄的材質制作,為什么?

朱:我不太希望把書設計得太有攻擊性、太有設計感。有些設計會讓人緊張,太過精致、商業,讓人有距離感。我非常喜歡自然的狀態,于是弱化設計,希望讀者能毫無壓力地拿起一本書,在不經意的狀態下讀。

 

方所:在您看來,人和動物、自然之間,是怎樣的關系?

朱:本質上是一樣的。但人這種動物更多的是以自我為中心的生命體。比如我不在書里談論益蟲和害蟲的問題,因為這是人定義出來的,凡是對人類有益的,就是益蟲,對人類有害的,就是害蟲。它們只是在地球上生存的有生命的個體。當我們低頭看世界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人類的世界。


         p073_副本.jpg


朱贏椿

隨園書坊設計總監;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裝幀設計部主任;從事書籍裝幀設計及圖書策劃工作。多部作品入選中國書籍設計展覽并獲獎,《江南話語》《不裁》《沒有臉的詩集》《蟻囈》《真相》等先后被評為“中國最美的書”。2007年,《不裁》在德國萊比錫被選為“世界最美的書”銅獎,并被德國國家圖書館收藏。2008年,其創作并設計的圖書《蟻囈》被評為“世界最美圖書”榮譽獎。2014年9月18日朱贏椿攜新作《蟲子旁》作客廣州方所。


(本文節錄自朱贏椿于2014年9月18日在方所的講座)

                                                                                                                                                                     實習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