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巖松:山水城市

2017-01-09 10:24:08馬巖松

Ma+Yansong1_副本.jpg

引言

2013年7月,馬巖松來到方所,參加“方所建筑周”,分享了他對未來城市的設想——山水城市。他舉了非常多例子,關于走得太快太急的城市化進程中,城市對自然、歷史和人文的忽略,他嘗試闡釋人與城市之間最自然的狀態,以及在這狀態下,人性與情感,在城市中如何安放。



山水城市是關于未來中國城市化的一種可能性。山水城市并不只是關于山和水的,它談的其實是人,人在城市里怎么生活的問題。城市里,人生活在現代建筑里面,這些建筑,一般都是方方正正,并沒有考慮人的情感的需要。中國的高樓大廈的類型,可以說是美國的曼哈頓或者芝加哥等城市的延續,它是一種對高度、力量、權力和資本的崇拜。這些高樓與奧運口號一樣,追求“更高、更快、更強”,變成了紀念碑。每個高層建筑背后都有一種權力和資本的支持。在這樣的社會里,所有的社會規則都是以高效率、大批量生產、大批量復制、流水線這樣的一個價值觀來進行。高樓大廈一個比一個高,但是沒有什么創新。

 

最近我們在北京辦了一個以山水建筑為主題的展覽。非常有意思的是,單獨看這些建筑,有的很難有這種感覺。但當我把這些模型放在一個環境里,比如一個老的古典四合院的園林,它們突然就變得生動鮮活了。因為模型是假的,有比例,園林也同樣,你只能在園林的假山、假石、水等有限模擬環境里去想象很大的河山和氣象。與單獨的建筑不同,環境跟建筑結合起來,便會互相掩映,城市的建造也是如此。


IMG_0579_副本.jpg


北京這座城市中間是紫禁城,后面是景山,然后邊上是中南海、北海、什剎海,一直到昆明湖,就是頤和園。整個山水是人造的。它是一個大型園林城市,當你生活在這種城市的時候,會有獨特的感覺。當然這種城市跟杭州又不一樣,因為杭州本身山清水秀,布局也跟原來的自然環境相結合。可見對于城市來說,第一是在傳統的人居里,人把自然看得多重要。自然之所以成為人文的因素是因為人把自然當成了自己的思想和生命的延續或反映。第二,這種哲學觀是可以在任何尺度出現的,它可以是一個盆景,可以是一個小的園林,也可以是一個城市。


我認為今天有談山水城市的必要,是因為今天我們面臨著大城市、超大城市,這么多人生活在一個城市里,被高樓大廈包圍,很多人會覺得高樓大廈跟傳統的人居是矛盾的,但從以前的例子來看,不一定。也許我們在保存人跟自然這種哲學上的和諧的同時,又可以有高密度、現代的都市生活。不一定要回到鄉村,回到自然里,才叫愛自然。

 

由于北京很多胡同、院子里沒有足夠的衛生間,我們給威尼斯雙年展做了一個衛生間的提案,是個“泡泡”。設計圖非常有未來感,自行車都是飄著的,我們把它稱為“北京的2050年”。在這個提案里,還有漂浮的城市,甚至把天安門廣場變成了一個森林公園,當然都是畫圖。它的想法是,如果我們不大規模地改造城市,不推了重建,而是像針灸似的,哪個家庭需要改善的就給加建一塊。比如加建一個衛生間,去改善他們的生活,給他們通上熱水,給他們通上煤氣,這些世代生活在這的人就可以一直在這生活。這個鄰里關系、鄰里生活、社會生態就能保護下來。

 

現在在說保護老北京,實際上是保護它的形象,形象直接關系到商業價值,而不是人的生活,所以很多人最后都被趕到郊區了。最后都變成富人的大別墅。群體、社區生活和社會生態、鄰里關系非常重要,這是今天我們現代城市里完全缺失的,保護它們是首要的。相較之下,保護這些建筑我認為是次要,因為他們本身有新陳代謝,是磚瓦木頭建成的房子,它們并沒有想成為永恒。


 IMG_0525_副本.jpg


老舍有一句話說北京的美在于它的“空”。建筑之間的“空”,“空”里邊有樹,有鳥,有生活,這種生活是美的,而不是僅是擁有一個雄偉的建筑。環境其實是可以承受新的東西,跟老東西去兌換,只要你去跟它產生一個新的空間,保護建筑和建筑之間的“空”,它同時也是非常重要的社會空間。它對我意義重大,因為提出2050時,是在北京奧運會之前。當時是所有人都在談奧運,和因為奧運而建造的標志性的建筑。但是這個房子非常小,它表達出個體的情感,這在北京談非常重要。我們談情感,很難去談集體情感,談民主很難談共同利益。建筑中的情感到底是什么?城市生活、城市環境里面,所謂的山水自然能帶給人的情感是什么,是因人而異的。


山水這個概念其實很難用界定要素,比如它必須有什么特征,它必須像什么。它區別于現代建筑一個最大、最根本的東西就在于,它尊重人的此時此刻,尊重人的文化狀態或情感狀態。所以建筑、改造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它代表了一個一個人,代表了情感的寄托。就是在這個院子,新的建筑和老建筑之間形成了一個空間。這個院落基本上沒有改變,只是出現了一個泡泡。它是歷史的一部分,這也是我看歷史的態度:歷史應該是一條永遠不停留的河。我們今天做的所謂城市化,至少是擺在我面前的一個最大的課題。

 

中國城市化已經將近30年,不知道還能發展多久。如果20年以后,樂觀一點,更長時間以后,當中國城市化告一段落,建造了很多很多的城市,沒有任何新的想法產生,沒有任何新的對城市的理念產生,那是一個最遺憾的事兒。


IMG_0518_副本.jpg

馬巖松

MAD建筑事務所創立人,被譽為新一代建筑師中最重要的聲音和代表。出生于北京,曾就讀于北京建筑工程學院,后畢業于美國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并獲碩士學位。2004年回國成立MAD建筑事務所,曾在中央美院任教。 


(本文節選自2013年7月21日馬巖松在方所的講座內容)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