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山人:無處不在的紅白藍

2017-01-09 10:33:30又一山人

 IMG_1217_副本.jpg


紅白藍, 是香港百姓最常用的日常生活用品。二十世紀六十年代, 大量移民從中國內地涌進香港, 發展起飛,大量建筑地盤用這物料, 紅白藍尼龍便是用來阻擋風雨最佳的材料。六十年代, 出現紅白藍尼龍袋, 因為其輕巧耐用容量大, 成為香港居民返大陸探親的必備行李袋。在生活的其他方面,紅白藍的運用數不勝數: 臨時攤販搭棚、遮擋碼頭貨物…… 紅白藍尼龍就這樣迅速的滲入到港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伴隨香港一起成長。在尋求身份認同的過程中,香港人發現紅白藍已然構成他們的集體回憶。關于“紅白藍”系列,又一山人曾寫過一段文案—— 它教曉我: 存在、參與、耕耘、付出。它教曉我:堅持、拼搏、吃苦。它教曉我:何謂家、何謂國。它教給我: 放下自己。


 IMG_1228 (2)_副本.jpg


今年,距離又一山人“紅白藍”系列第一次降落世間,已有十五年。又一山人將日常生活無處不在的紅白藍尼龍物料引入設計,在物料堅韌的本質上,以解構、重組及再拼合的方式作出變奏,制作了一系列別具創意的作品,海報、廣告燈、立體藝術裝置……時至今日,香港人對這三色尼龍物料早已有親切的身份認同感。2004 年歌神許冠杰更是穿上“紅白藍”纖維改造的舞衣登上舞臺,讓“紅白藍”精神更深入民心。若是問及什么是紅白藍精神,山人會這樣回答,“紅白藍,是存在、參與、耕耘和付出;紅白藍,是堅持、拼搏和挨苦;紅白藍,是代表我們香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每一分子,這是我希望香港回歸后應一直保持50 年不變的正面積極。”


但它又何止只是香港正面積極精神的代表?又一山人多年的廣告人生涯,早已練就一身講故事的好功夫。誰說代表香港一定是紅白藍?山人笑答,“我們還有昔日的帆船,今日的飛龍標志,甚至飛鳳都可以講得出香港故事!無論什么,只要你能把這件事講得讓大家有共鳴就得。視覺語言的高低不是我考慮的關鍵。”


640.webp (9)_副本.jpg


2003 年,《示范單位》在香港展出。展覽中他把紅白藍的物料制成家具鋪成廳床書房,“香港在回歸后經歷社會和經濟變易,變成負面的城市。我想通過這個物料,真正地讓所有人感受何謂一個家。”兩年后,“紅白藍”系列真的沖出香港,來到意大利參加05 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從此,紅白藍每去一個地方,就有一個新變體。

 

去年《示范單位》帶去新加坡時,山人開始調節,“香港的正面積極精神對當地人有點遙遠,你告訴我又如何?我沒有切身關系。”于是,又一山人對“單位”做了一些調整,旁邊有一個書房,很多紅白藍相關的國旗都掛在里面。每個國家的人解讀都不一樣。法國人會定義為自由、平等、博愛,泰國人將其解讀為國家、宗教和君主制度。英美人看了也可認為其象征和平、誠信、純潔。——紅白藍在這里,變成了家與國、國與國之間的權力學問,文化辨證。

 

那屬于廣州的“紅白藍”是什么?又一山人曾向身邊的廣州朋友拋出這樣的問題,收集大家對紅白藍的第一印象,大家不約而同地說,“好cheap。”


 640.webp (12)_副本.jpg


“這同香港我提出紅白藍概念之初一樣,正讓我想起我第一次做‘紅白藍’的時候。” 很多藝術家、策展人并不理解又一山人,認為“紅白藍”這個材料擺不上臺面。但是,山人帶著專家們都認為是“土炮”的物料代表香港前往威尼斯參加雙年展并得到國際眾多肯定,一切質疑都變得微不足道。傳承傳統并不意味著作品中刻意加入本土元素。在全球化浪潮下,真正的地道,應該是述說著本土的問題,尊重本地人的社會現實。恰恰是這樣,才能超越狹隘的地域審美,作品背后的熱情跨越國界。“不需要理解里面的文字,那種熱情自然而然就散發出來。”這是以色列著名視覺藝術家大衛·特塔科夫對山人的作品評價。

 

關于本土化還是國際化,又一山人在十五年前第一次“紅白藍”展已想好——“不知從何時開始,紅白藍降臨到世間來。也不知它落到香港先,中國先,還是地球另一角先。”紅白藍無處不在,香港的紅白藍,也是這個地球的紅白藍。



【   互動問答  】 


Q1. 能不能講一下“紅白藍”系列的構思和創作過程?

1988 年冬,我被公司派往倫敦分公司考察深造。為期一個月的英倫生活我穿街走巷,全方位吸收倫敦的藝術、時裝、廣告、建筑及設計的養分。某日,我在SOHO 區一家精品店里,看到來自我們香港的紅白藍膠袋放在貨架上,頓然停了幾分鐘。為何在我們本土毫不起眼的東西居然可以在他國受到重視?從那時起,我開始試著用不同的文化角度去思考。回到香港,我開始對紅白藍另眼相看。十多年來,拍下無數紅白藍的照片。中、港、臺,泰國甚至美

國加拿大...... 時而包裹地盤抵沙擋石,時而于士多排擋外遮陽擋雨,時而變身手挽袋,盛載我們的財物、回鄉手信、我們的夢。無處不在的它被我看成有性格、有態度,活脫脫的一個人。它堅毅地堅守崗位,擁有面對逆境的能耐,默默辛勞投入參與建設城市的精神,真正代表了我們香港六、七十年代的每一份子......


 640.webp (10)_副本.jpg


 

Q2.“紅白藍”不僅僅是香港獨有,臺灣,大陸也有。

對。大家普遍認為紅白藍是內地傳入香港,但它最早出現于六十年代日本,當時是用于地盤圍墻防沙石的藍篷布。六十年代傳入臺灣后,大家發現其耐用防水,則用于室外頂棚。有趣的是,大家無論紅事或白事,都會在室外擺酒奔喪。頂棚要顧及兩者喜悲事宜,于是就在純藍的篷布里加入了紅色和白色,今天我們熟悉的“紅白藍”搭配由此而來。在臺灣得到廣泛使用后,也快速傳到香港,以至后來大陸發展自己的生產。

 


Q3. 如何在日用品中重新發現文化?對日用品再設計的時候,什么是最重要的評判標準?

轉化,提升與時代呼吸——這些技巧大家都懂。但好多時候,大家做事過于單一角度,不懂如何沉淀升華。一樣事物的價值是由誰來定義?是否會有一個絕對性?文化是否有價值?如何看待?傳承是什么?如果我們從歷史文化角度,手工藝是傳承。每人都可以,關鍵是什么態度去傳承,往何方傳承。我認為最終要的是同社會價值結合。無論是精神上,哲學上,甚至價值觀上。各個人生命中有的東西。地道最為重要,本土會能達到更佳的溝通效果和共鳴。


IMG_1241 (10)_副本.jpg



又一山人 

原名黃炳培。曾擔任多間廣告公司的創作總監。于2007 年成8400communications,從事品牌、文化推廣及設計工作。其『紅白藍』藝術作品更于2005 年代表香港參加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在藝術、攝影、設計及廣告等的作品屢獲香港及國際獎項五百多項。


編輯/葉司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