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漫游者,從康德大街開始

2016-11-23 17:01:49方所圖書部

走過那條街,從康德大街開始

但你也許更愿意自己選擇出發地點


小鎮的街道狹小,熙熙攘攘中帶有一種地方氣息。正午的街口,小販、人群、汽車,互不相讓走著他們的大街,街道帶著一種人性的尺度接納表面的一切事物。行人,一個動態行走的名詞,比如你,同時具備個體獨立與主體意識進入街道。


柏林,萊比錫,蒙特利爾,羅馬,雅典,莫斯科。這些遠方城市的街道分散游離,從康德大道開始,在一次古早的造反精神萌芽中蘇醒,無序地擴散彌漫街道:古老廣場上殘留的狩獵場痕跡,一塊白布上投射的蹩腳朋克電影,來自紐約的郵件策展人、青年涂鴉團伙和一個破舊的電梯,濟慈的詩集,戴帽子南非男人的搖滾盜版光盤,還有每天等著康德準點散步以此校時的傳言。


他們以人事物的多面向敘事還原一條平凡的街。然而,故事在你踏上這條街之前,就已經有回聲。這些回聲并不存在真實生活里,也許出現了也沒人留意,但不得不承認,虛構對于一條遠方街道是成立的。


一條閉上眼睛都能走出的街道,有一種近似家鄉的親和感,它來自一個想象力匱乏的直觀聯想——故鄉帶門環的厚重大門上倒寫的福字——表面看起來,它很接近心里某個渴望。同樣,出于內心的羞愧,與故鄉相關的一切賣力地扎根在心底。


世界帶著遠方街道的面目展開,你帶著世界的善意與寬容,再次進入它。那些街道不再奔跑而來,而你也不會再對某個曖昧遠方感覺失落。走進一條街,站在馬路中央。一雙單色布鞋,足以說明此刻的心情,像個夏天的傻子狂喜而不帶任何重量。


從集市走回家去,正午的太陽落入海的床頭,街道沾滿了日落的味道。回到出發的康德大街,理性在第一次未遂的造反中回歸,客體意識開始蘇醒。你變成街道的客人,或者自己的客人。去想象的遠方城市,沒有什么可以引導我走向自己,除了街道上剩下那部分的你,虛構里沒有別的替身。

640-2.jpeg




本期方所選書

一條街道,一本有主見的雜志

來自德國,街道漫游者,每期報道一條街道,雜志以一種分散結構和偶然構成對一條街進行隨機敘述,充滿古老的神秘主義和偽邊緣化的敘事美學。


*Flaneur Magazine*

640-4.jpeg

Flaneur第5期

雅典 FOKIONOSNEGRI街道,方所有售。

第6期莫斯科將于今年9月份第1周發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