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國為方法,以世界為目的 | 方所選書

2017-01-06 15:31:23方所圖書部

現代社會起源于西方,這是一個事實。所謂現代是與傳統相對,人們通過很多方式來把握現代,比如經濟形態和生產方式,生產力的發達程度以及是否實行民主制。20世紀開始,思想家們從另一個角度把握現代性,從市場經濟發展的無限制和生產力水平的超增長來界定現代化的本質,這無疑是正確的,但這只是描述了現象。觀念史家從背后剝離出了潛在的價值因素,工具理性,個人權利為正當并以此而引發的現代認同。


理性在古希臘時已經出現,但只有到了17世紀,終極關懷與理性二元分裂后,理性才穩定地成為科學、技術、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基礎,而不會顛覆信仰與道德,福音書里有一句經典的闡述“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而個人權利作為社會正當的最終依據,每個人自愿與其他人交換,增加彼此利益,導致市場經濟,為避免自主的個人沖突,每個人交出部分權利形成公共權力,管理公共事務,當人民不滿意時有權更換委托,這是民主政治的根據。基于此的民族認同對內將個體組織成社會,規定政治共同體的形態,對外為國家主權提供正當性。

 

以此形成的現代社會,在工業革命后所取得的發展令人瞠目結舌,不到一百年的進程中所創造的生產力超過以往所有,同時,在這個強大的“他者”面前,所有的后進國家不可避免的卷入“現代化”。結果自然,也出現了各種關于“現代化的本土問題”。

 

以一種自明的西方現代性知識體系批判本土歷史,固然因為借助的武器凌厲而使閱讀者有暢快淋漓之感,但是否可以真實觸及到蘊結的問題本身,并通過問題的深入剖析而帶來真正觀念的變革?這種快速推進的批判方式背后是否暗含著某種一元論的幽靈,是否根植于西方土壤的現代是歷史中唯一的現代可能?


這些問題從被卷入“近代化”開始,就苦苦纏繞著有強烈現實關懷的知識分子,包括溝口雄三先生,期望以簡短的文字來勾畫溝口雄三的學術進程過于困難,就我的閱讀經驗,溝口先生帶來最大的震感來源他的“結構意識”,溝口雄三一生致力于中國學,在他的研究中發現,無論是在西方思想體系中解釋、改造自己的歷史,或者在其內部建構反西方的敘事策略,都無法于他期待的中國相遇。


1.jpg

溝口雄三(1932~2010)

著名漢學家、中國思想史學家


當西方被潛在地規定為世界,中國的特殊只能是西方前提下的特殊,那些超出西方思想體系下又無法被理論化的經驗,只能獨自逸出散落一旁。作為一個真誠的歷史學者,溝口雄三提出“以中國為方法,以世界為目的”的思維方式,把中國特殊化的同時把西方特殊化,以這種互破的方法重新結構世界圖景。這一種結構,是一種以解構為基底的永遠結構化嘗試。讓世界不在自明,讓世界隨時為所有的本土經驗展開,才能生長出堅實地“普遍性”觀念。

 

更延展的看,如果以溝口先生對于中國學的方式來看亞洲,除了有古老的中國思維結構并以之為輻射的東亞,還有印度的古文明與伊斯蘭世界,以亞洲為方法,必然可以給“世界”增加更多的命題與可能,以此回應更多當今面臨的問題。

 

回看個體,人無時無刻都在認識自我并不斷與他者相遇,并以此建立真實的寬容與自我認知。真實的進入他者,進入他者的歷史,而不是在想象中建構他者,并在不斷深入他者的歷史中發現自我,發現自我與他者的共同命題,如此思想才不會成為一種霸權,才可能生長出更好的事物,這也是所有思想者所共同期待的吧。



本期方所選書

關于中國與世界的思想



1中國思想史:宋代至近代

作者:溝口雄三

出版社: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jpg



2中國前近代思想的屈折與展開

作者:溝口雄三

出版社: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4.jpg



3我們為什么要談東亞:狀況中的政治與歷史

作者:孫歌

出版社: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5.jpg



編輯/酉大欣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