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青年的用武之地——這篇書評只是在復述一個已經寫成的故事

2017-01-05 18:14:02鄭奮

是這樣,這是一個設定好的世界,只有仙人掌,它是綠色的,對眼睛好,灰熊和兔子,個頭一般大,一條路,不知道通往何處。


你是一名刀客,不想成為一個女人,因為她遲早會發瘋愛上一個刀客。戰斗力完全來自讀過的文學作品,他們影響你出刀的角度,力道,沒有人有槍。


你在追蹤一個刀客,你現在是一名追蹤者和一個刀客。他完全不在意,尸體裸露在公路任人觀摩,他可能讀過這個星球上最好的小說。


刀客有了女人后,就做不了刀客,沒法繼續趕路,只能做巫師。在路旁搭個帳篷,拿曾經的刀客生涯養活以后的自己和女人,他分析死者的傷口,猜測那唯一活著的刀客可能讀過的小說。如果一個刀客和一個女人一塊進去他的帳篷,他會誠懇地建議,也做一個巫師。


做一個巫師,意味著可以從追蹤和被追蹤中逃逸出來,最出色的刀客也不過是活著抵達地獄,遠比不上,在沙漠里有一個自己的仙人掌花園和一個女人守著書店。


不能對巫師動刀,每一個刀客總避免不了可能成為一個巫師,怎么動刀,所有的痕跡都會出現在出刀者的傷口。


11_副本.jpg

書名:《說部之亂》

作者:朱岳

出版社: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你遇到一個女人,遲早的事,她看到一些景象而成為一個瞎子,她是這么說的。不可能每天都會遇到一個瞎眼的好女人,她和你同行,最美妙的事情,莫過于親吻的時候,不用親嘴,你們交換氣息。如果拒絕一個女人,她會虛弱成一個夢,她忘不了你,而你遲早也要睡覺。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撐你繼續成為一名追蹤者。那個人熟讀荷馬史詩、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穆齊爾,1000個小時才能讀完的《芬尼根的守夜》。經歷過無數次的暴雨,他的卡車都還是鮮紅的,很醒目。傳言他留下的那個尸體,沒有一處傷痕,沒有一個巫師瞧的明白。


你這會兒也記不清,自己到底讀過多少小說,那個剛被拒絕的女人,她進入你的夢,她在瘋狂的擦,它們都是一個錯誤。她現在快擦完,花了你很久時間讀了一無所獲的那本《追憶逝水年華》。腦袋里的空白越來越多,你現在可能只能信一句老話,世間武功,唯快不破。祝你好運。


結局是那個刀客瘋了,他昏倒了,可惜旅館不能殺人。追蹤到醫院,醫院也不能殺人,那個穿白大褂的人拿出一本書《數學物理中的微分形式》,“如果想讓他快點醒來,那就給他讀這本書,我忙不過來”,這本書不屬于刀客的世界,聞所未聞。要知道,借助的工具越精細,觀察的東西會離你越遙遠。


故事講完后要多說一句,要是閣下自詡是一個文學愛好者,覺得這篇小故事有點意思,那我可以負責任地說,朱岳的原文比它迷人十倍,而它也只是朱岳新的小說《說部之亂》的第一篇。



編輯/酉大欣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