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一種聲音應該湮滅丨方所選書

2017-09-19 11:50:20


沒有任何一種聲音應該湮滅,在夏日昏睡的縫隙間,精讀的時刻飽含清涼的思辨。



從《五號屠宰場》《茫茫黑夜》,到《囚鳥》,美國黑色幽默作家馮內古特一直在探討人和所處時代的復雜關系。有時候被時代席卷著,成為一個落后分子,被囚禁被毀滅;有時候為了對抗,不得不帶上各種面具,逐漸成為一個面目模糊的人。他擅長以小見大,根據一個人的人生軌跡串聯起一個時代發生的所有大事件,在時代的洪流中,我們都曾不可避免地成為一個沒有自我的人。


微信圖片_20170918163543.jpg

《囚鳥》


庫爾特·馮內古特(Kurt Vonnegut,1922—2007),美國黑色幽默作家,美國黑色幽默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代表作有《囚鳥》《五號屠宰場》《沒有國家的人》。他的作品以喜劇形式表現悲劇內容,在災難、荒誕、絕望面前發出笑聲。這種“黑色幽默”風格始終是馮內古特小說創作的重要特質。2007年4月11日,于曼哈頓因病逝世。





我們對魏晉風度常常心向往之。但那真不是一個好時代。它的標簽應該是:失敗、流亡、絕望、殘酷、毀滅……

可其時的文人卻是中國歷史上,最個性率真的一群知識分子。在新的、南方的土地上,建造了非常動人的南朝文化。

手帖是他們寄給親友的書信便條,內容無非生活瑣事。但是從這些手帖上,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他們對美的自信與堅持,感受得到那一股生機勃勃的率真之氣。只是在這率真與自信的背后,又有多少嘆不完的“奈何、奈何”呢?

杜詩有言:“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微信圖片_20170918163547.jpg

《南朝歲月》


這些“手帖”──文人間的書信便條,因為書法之美,流傳下來,成為后世臨摹寫字的“帖”。然而,“帖”更是同時具有“私密”、“隨性”卻又極為貼近“真實”、“率性”的文體。曖昧迷離、若即若離,構成讀“帖”時奇特的一種魅惑力量。






鄉村是中國的起點,鄉土中國即是傳統中國;而今天的鄉村面貌則反映了今天的中國面貌。

如果說費孝通先生的《鄉土中國》解釋了,我們為什么是這樣的?我們從哪里出發?那么賀雪峰教授的《治村》則展示了,我們現在是怎樣的?我們走到了哪里?

能人、狠人、富人與“刁民”,公平、公正與公開賄選。高效的競選團隊,百萬是村級政治的門檻,鄉村版紙牌屋,還有傳統錯綜復雜的鄉村人際關系。作者通過大量的實地調研向我們展示了一幕幕讓人目瞪口呆的場景,也提出了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方案。

田園牧歌、遠離塵囂、藍天白云……這些——還是提起鄉村就會出現在你腦海里的詞匯嗎?


微信圖片_20170918163551.jpg

《治村》


本書通過大量實地調研,探討了當下中國諸多重大而迫切的鄉村治理問題,并提出了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方案。當前中國鄉村,鄉村政治規范、基本社會秩序、土地利益分配、村社集體功能、鄉村共同體塑造、財政資源使用、自給自足經濟與互聯網下鄉等方面都在遭受挑戰。在城市化背景下,農村出現空心化和蕭條化的同時,也發生著劇烈的經濟分化。鄉村治理中滋生出賄選、富人治村、刁民化和社會排斥等等問題。

作者強調,在鄉村政治、資源下鄉、土地權利、經濟發展、文化建設等方面,要根據中國國情和各地實際情況展開多元探索。探索的核心是將農民組織起來,充分發揮農民的主體性和主動性,讓農民做自己命運的主人。

本書涉及治理鄉村的諸多問題,依據大量第一手資料,集作者近年研究之大成,是該領域研究的一部力作。





這是一部回憶錄、 或各種夸張手法堆砌的虛構小說、又或是作者 Michael Chabon 的一次冥思, 無論你從哪種角度去讀這本《Moonglow》, 你都能發現Chabon 在虛構與事實交接的這塊土地上的探索。

像臨終的祖父訴說他的故事 -- 嘗試殺掉老板; 炸掉一座大橋; 被關在監獄里; 為太空計劃工作; 設計火箭; 娶了一個有精神問題的女孩。 最后“我”問祖父, 這一切是真的么? ”好吧, 我就記得這就這么發生過,“ 祖父回答, “除此之外我就不能保證了”。


微信圖片_20170918163559.jpg

《Moonglow》






“線條是唯一不可模仿的。”

作為一名中國人當然自豪自己的國家有著各種表達線條的方式,我們用毛筆,西方用的是刷子(聽起來好像比較笨拙)。但是無論中西方,都是以自己的視角去理解線條。線條的多樣性可以說是最能表現藝術家他們的自身性格的。人的不同的個性和方式使得他們的線條不可能“重復”。不能重復并不一定是不可復制,世上無論有多少仿品,人們只會說這是某的仿品,這是某的風格。真正不能模仿的是他們的思想和主張。這本書帶我們領略到畢加索的線條以及他通過線條表達的思想。


微信圖片_20170918163602.jpg

《Picasso the Line》


第一個關于畢加索對線條繪畫的掌握和它對藝術過程的中心的綜合研究,這一美麗的新研究提供了對巴勃羅·畢加索(1881 - 1973)作品中線條角色的深刻的重新評價。畢加索在他的整個職業生涯中都在孜孜不倦地畫畫,使用鋼筆、鉛筆、木炭和紙筆。這本書匯集了八十幅非凡的繪畫,跨越了畢加索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階段。作者討論了藝術家對三維形態的深入探索,既在歐洲藝術傳統的背景下,也在對所選作品的分析中。繪畫是藝術家過程的核心,這是一種創造性的過程,它揭示了畢加索創作藝術的另一個方面,即從最簡單的方式創作藝術。第一次深入探索藝術家的線條畫,正如畢加索本人所言:“線條畫是唯一不能被模仿的。





《The Prado Masterpieces》首次全面收錄了普拉多博物館的館藏精品:上至古羅馬時期的雕塑,下至19世紀繪畫,皆有所覆蓋。同時,本書以藏品的創作年代為順序進行匯編,在橫向上對同一時期的各個畫派與多種藝術形式做呈現,使讀者能更直觀地感知到它們的相似或不同,以及藝術家彼此間有趣的交流與影響。書中還有部分章節對一些重要畫家(如委拉斯貴支、提香、格列柯和博斯)及靜物、肖像、宗教等主題性繪畫進行了深入探討,值得細細研讀。


微信圖片_20170918163605.jpg

《The Prado Masterpieces》



位于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館是西班牙最重要、最權威的藝術博物館。它以豐富的繪畫收藏而聞名于世,藏有委拉斯貴支、格列柯、提香、博斯等畫家的大量作品,特別是對戈雅的收集,堪稱世界之最。

此次出版的畫冊詳盡匯集個中珍藏,其脈絡可被看作是對整個西方美術發展史的梳理。




回到頂部